大公產品

首页 > 艺文 > 正文

如是我見/緊鑼密鼓/高秋福

時間:2020-07-10 04:24:27來源:大公報

  在這五個小組中,最重要的是攻佔老航站樓解救人質一組。這個小組由偵察營長約納坦.內塔尼亞胡指揮。他於七月一日到任,明確主要任務之後,根據已經得到的老航站樓的建築圖紙,迅即搭建起一座模擬性建築,率領三十多名突擊隊員一遍又一遍進行實戰演練,最後通過綵排。

  為確保解救行動萬無一失,佩雷斯和古爾報請拉賓批准,決定派出四架大力神式運輸機運送戰鬥人員、武器裝備、車輛、食品和藥品。同時,加派兩架波音飛機,分別擔負現場指揮、飛機回程加油安排、恩德培機場上空巡邏等任務。第一架運輸機由約納坦率領的突擊隊員搭乘,一落地就換乘汽車直奔老航站樓。為確保這一任務順利完成,有人忽發奇想,提出一個建議:阿明屆時可能已開完會回到國內,可挑選他的一名替身,乘坐假冒的總統專車,在朦朧的夜色中衝過烏干達軍人把守的安全檢查站,迅速抵達老航站樓。佩雷斯和古爾都認為這是一個大膽而又頗具創意的建議,表示同意。尋找阿明的替身並不難,因為以色列國防軍中有一些來自埃塞俄比亞的高大而威猛的黑皮膚猶太人。

  沒料到,尋找與阿明座車同型號的黑色奔馳車卻不大容易。偵察營秘密派人在全國各地搜尋,經過整整一天的努力,同型號的奔馳車找到一輛,但是白色的。徵得車主同意,急忙改塗成黑色。根據巴列夫上校提供的情報,又仿製了車牌,並選定兩輛為總統座車保駕護航的越野車。

  鑒於劫機者確定的時限是七月四日中午,解救行動定於七月三日午夜開始,一小時左右結束。根據單個航程需要八個小時的估算,飛機起飛的時間定為這天下午三點二十分。起飛地點不是以色列的國內機場,而是當時處在以色列控制下的埃及西奈半島南端的沙姆沙伊赫機場。這樣安排,完全是出於安全考慮。如果從以色列本土起飛,容易被周邊國家,甚至美國和蘇聯發現。而任何外方發現,將消息泄露出去,都會釀成難以預料的災難性後果。

  七月三日中午,以色列內閣開會,最後審定解救行動計劃。但是,直到預定的飛機起飛時間,審定會尚未結束。飛機於是仍按既定的時間起飛,以確保按時抵達恩德培機場。佩雷斯在回憶錄中說,他料定內閣會議肯定能批准行動計劃,萬一不批准,就把飛機從途中召回。四時許,內閣會議終於批准。飛機這時已上天半個多小時,飛行在紅海上空。

  為避開沙特阿拉伯、埃及、埃塞俄比亞等沿途國的監視雷達,飛機以不到三十米的高度超低空飛行,穿過紅海後掉頭飛向西南,越過埃塞俄比亞南部和肯尼亞中部,進入烏干達空域。此後,按照事先設定的暗語,飛機每隔十分鐘用無線電向國內總指揮部報告一次飛行情況。當地時間二十二點五十二分,第一架運輸機抵達恩德培機場上空。說來也巧,這時正好有一架英國航空公司的貨機降落。以色列這架運輸機於是就緊隨其後,大模大樣地也緩緩落地。機場方面沒進行任何問詢或干預。飛機着陸時,後艙門早已打開,約納坦率領的小分隊發動汽車,按照事先確定的方位,人不知鬼不曉朝老航站樓進發。就這樣,一場洲際間的人質解救戰正式開始。

  約納坦乘坐的黑色奔馳車在兩輛越野車的保護下快速前進。在距離老航站樓不遠時,不知從哪裏突然冒出兩個烏干達哨兵。據以色列方面後來說,這兩個哨兵起初以為前來的是總統車隊。可是,總統的座車前不久已改換成白色,而前來的卻是黑色的,因此不免生疑,舉槍要求停車。見此情景,坐在奔馳車中的一個突擊隊員立即用無聲手槍朝他們射擊。但是,他們卻機敏地躲開了。見此,越野車中的一個突擊隊員當即端起沒裝消聲器的步槍,「突突」將他們打倒在地。約納坦聽到槍聲不由大驚,擔心老航站樓中的劫機者也聽到,給解救人質這一中心任務帶來麻煩。他於是命令車隊加速向老航站樓衝擊。   

  (「恩德培行動之始末」之五,標題為編者加)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