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页 > 艺文 > 正文

君子玉言/半程風雨守艷陽/小 杳

時間:2020-07-08 04:24:03來源:大公報

  圖:七月一日,漁船巡遊維港慶回歸/資料圖片

  百感交集中一腳踏進下半年。有人說上半年是有生以來「最難忘、最焦慮、最驚心動魄、最跌宕起伏的半年,沒有之一。」如果將每個人的心路歷程記錄下來,不知還有多少個之「最」。

  去年以來,世上「黑天鵝」多了起來。到今年,更是烏泱泱一片,一隻比一隻大,令人瞠目結舌。細想,諸多黑天鵝後面有沒有「灰犀牛」呢?比如香港,曠日持久的「黑暴」,背後其實是很多政治經濟深層次問題;比如美國,警察過度武力執法引發的黑人平權運動,其原因難道不是有色種族被長期歧視嗎?石油跌成白菜價,甚至一度收於負三十七點六三美元一桶,「活久見」,難道不是長期以來歐佩克與非歐佩克產油國聯盟之間,為操縱市場明爭暗鬥的結果嗎?

  再比如疫情,迄今全球感染人數超一千一百萬,不治者超五十萬。從第一例到第一百萬例,人類用了三個月,而從五百萬翻一番到一千萬,只用了三十七天。全球病例數前三中,美國已近三百萬、巴西一百六十多萬,印度近一月(六月七日至七月六日)由二十四萬增至七十萬。在連續單日新增四五萬例的情況下,特朗普仍堅持舉辦競選集會。從疫情本身看,病毒來襲神鬼不知,看似黑天鵝;從傳染過程看,之所以蔓延迅速,難道不是有些人只講個人自由、政客只顧一己私利的本性?

  可以說,這個世界,「灰犀牛」就是人類自己人性的黑暗處,但人們往往不願承認。資訊時代,情緒多於智慧,偏頗多於理性,「人性的暗物質」很容易通過網絡集結成灰犀牛,將情緒變成行動。我們現在看到疫情對整個世界的影響,其實當代人類思維方式和行為的變化更加深刻,也是一個全球性問題。  香港近半月另有一番滋味。

  六月最後一天,《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維護國家安全法》經十三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二十次會議全票通過。是時,長空流金,彩霞滿天,一如胸臆舒展酣暢淋漓。當天最後一個時辰,全文發布,六章六十六條,朋友圈一片奔走相告。一口氣讀完,果然「滴水不漏」。

  七月一日,香港回歸二十三年紀念日──金紫荊廣場的升旗典禮如常又不尋常。常規的,還是那個時辰那個地方;不尋常的,是因疫情戴了口罩、控制人數並安排席位。更不尋常的,是「慶香港回歸 賀國安立法」成了背景圖。

  朋友說起去年參加「七一」慶典的經歷刻骨銘心。是日午夜「黑暴」砸爛立法會,封鎖會展周邊,路面無法通行,所有嘉賓都走水路。清晨六點乘車到昂船洲(或北角)碼頭集合,再乘船到會展,升旗儀式首次在室內舉行。他流着淚說:沒想到回歸二十多年,在自己國家的土地上,居然不能堂堂正正舉行升旗儀式。今年,連呼吸都痛快了。

  中午行至金鐘,沿途紅旗招展,有市民興高采烈擺街站發單張。閒逛久違的小店,衣服帽子裙子一通試來試去。心裏叫:喂喂,不是發誓疫情之後做一個至簡主義者嗎?手下還是忍不住買買買。一位同事從辦公室走到海邊,凝望大海,一個人默默坐了很久,眼淚止不住地流……作為小小市民,一年來因「黑暴」的壓抑,半年來因疫情的擔憂(即使病毒仍在蔓延),彷彿被這一法一劍,將沉重的灰黑劃開一道光亮,這是怎樣的釋懷啊!

  科大雷鼎鳴教授撰文說,很多朋友、同學、同事、經濟學同行,紛紛在社交群組表示慶祝,有些當夜就相約着出外飲酒,「以表達對一年來香港頭頂烏雲被吹散的歡欣」,他自己很少喝酒,最近也免不了多喝兩杯。

  一日下午街頭再現截然不同的情景:四千多人非法示威,砸星巴克、扔雪糕筒撬地磚……二十三歲男子駕電單車撞傷三名警員,二十四歲工程師用利器刺傷警察(當晚在往倫敦的航班上,準備起飛之際被警方帶走)。拘捕三百七十多人,報章解析當中二百五十九人(男一百七十九,女八十):公務員二十五人,醫護十五人,教師四十一人,區議員三十三人,社工十五人,學生二十七人。拿政府口糧的達一百二十九人,包括律政司檢控官、高等法院法庭助理文書主任……

  香港最大的灰犀牛,是人心。矯形正骨中的香港必將有一場劇烈的陣痛。樹要成材、人要成長,皆需如此。

  一聲沉雷驚四野,半程煙雨守艷陽。二○二○年的下半場開始了,隨着國安法落地,香港「一國兩制」之路的下半程開始了。

  (順記:遇本世紀最晚的端午節。六月二十五日的端陽日,上次是二○○一年,下次是二○五八年。祈願,河清海晏,芳蘭滿晴川。)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