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页 > 艺文 > 正文

人生在線\與「大公園」的緣分\延 靜

時間:2020-01-20 04:23:59來源:大公報

  活了八十幾歲,迎接了這麼多次新年,但今年的感觸良多。別的不說,這裏只談談與「大公園」副刊的交往。

  我是一九九七年九月第一次向「大公園」投稿的,其後沒有停過,算來已經二十二年。當時我還在漢城(今首爾)任職,每天看香港《大公報》,該報當天送達,消息很快。那時網絡新聞還不發達,了解世界動向很重要。我自小愛動筆,一天興起,就給「大公園」投了一篇稿子《大宇的啟示》,沒想到幾天後竟刊登出來,我心裏當然高興。當時的編輯還特別來信予以鼓勵,希望我繼續寫下去。就這樣,我和「大公園」結了緣。

  次年回國,已到六十二歲,但退休後我仍堅持為「大公園」寫稿。所以如此,是因為我喜歡「大公園」,喜歡「大公園」的編輯。無論是早年的編輯,還是其後的歷任編輯,都很尊重作者,尊重作者的文稿。我經歷過很多編輯,他們工作十分辛苦,改錯字、白字也是他們的責任,但對作者和文稿,他們或缺乏尊重,任意修改,甚至修改得面目全非。一位作者,一個風格,一種表達方式,只要沒原則問題不必修改。「大公園」正是堅持了這一原則,編輯在繁忙的工作中,多次與我通過信件商討文稿問題;最近我還與大公園編輯就寫稿問題較為深入地交換了意見。

  隨着年齡的增加,特別是八十歲以後,精力和體力都明顯下降。我曾一度想停筆,不再為「大公園」寫稿。實際上,我已經婉拒了不少研討會的邀請和報刊的約稿,但對於「大公園」,我捨不得中斷來往。二十幾年的交往,一下子中斷,我感情上不能接受。直到現在,我還一直堅持寫稿。

  迎接新年,對國家的發展,社會的進步,我都有許多感懷,但就個人而言,與「大公園」結緣,是我想的最多的。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