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页 > 艺文 > 正文

閒話煙雨|會議廳眾生相\白頭翁

時間:2019-10-18 04:24:20來源:大公報

  圖:聯合國總部內的雕塑\資料圖片

  赫魯曉夫的鬧。

  一九六○年十月正是在聯合國大會議廳中心,作為蘇聯代表團團長的赫魯曉夫正襟危坐在台下,正戴着耳機,極其嚴肅地聽主席台上的發言。當菲律賓外長走上台發言時,赫魯曉夫的臉漸漸凝重起來,臉色陰沉,不時氣憤地晃動着他碩大的光頭。原來菲外長在發言中激烈地攻擊以蘇聯為首的社會主義國家,而且調門越來越高,語氣越來越「毒」。赫魯曉夫終於忍不住了,他要反擊、要批駁、要制止這種敵對勢力的叫囂。他先揮手幾次表示憤怒和不滿,主席台上的輪值主席和菲外長置若罔聞,被激怒的赫魯曉夫終於攥起拳頭向主席台上揮舞,終於拳落台桌,咚咚的拳頭敲擊桌面的聲音不但沒有讓菲外長停止、悄聲、啞然而退,反而勢如火上澆油,尖厲的聲討社會主義之聲粗暴地刺激着赫魯曉夫的神經,他終於忍無可忍!這時候,坐在他身後的一個非洲國家的外交官,不知出於何種心理,給赫魯曉夫遞過來一隻皮鞋,赫魯曉夫接過這隻皮鞋,掄圓了猛擊桌子,其聲如雷,終於把聯大會議給攪了,這在聯大會議歷史上前所未有,至今仍未見有,也在聯合國大會上留下了赫魯曉夫的鬧。

  卡斯特羅的叫。

  一九七九年十月卡斯特羅穿着軍靴,一身戎裝登上聯合國大會主席台,他用手輕輕碰了一下無檐軟帽,算是對出席聯合國大會所有國家代表們的禮儀。然後昂起頭,翹起他那黑白相間的「古巴軍人鬍」,輕蔑地掃視着會場,傲慢地舒展着手臂。突然他轉過頭來,一言不發地盯着聯合國輪值主席看,像警察在審視罪犯;又一言不發地看着身後那幅巨大的聯合國會旗,像職業軍人大戰前查看軍用地圖。卡斯特羅突然轉過身來,用力往下抻了一下綠色卡其布的軍裝,好像佩戴的軍銜是少校軍銜。他一張口,足令整個聯合國大廳肅穆,甚至有些害怕。他用高八度的高腔,從第一個字開始就猛烈地抨擊美國,用無與倫比的憤怒,無法言表的兇猛,指着美國代表罵,大罵;批,猛批;火藥味十足,聲調還在不斷提高,不斷加劇。西方記者形容:「簡直就是直着喉嚨罵大街」,「聲高八部」,「像陣前罵敵,不可一世!」據說當時在聯大開會的所有代表包括大會主席台上的高頻喇叭都把聲音降低三度,耳朵受不了。

  聯合國大會從此留下卡斯特羅的叫。

  卡扎菲的哨。

  卡扎菲穿着他十分扎眼的民族服裝,擺擺晃晃地走上聯合國主席台,他並不忙着發言,也不忙着行禮,他在極其認真地打量着發言席,致使聯合國大會竟然啞然失聲達好幾分鐘,好像當時那麼大的會議大廳中鴉雀無聲,幾乎所有代表都稀奇和不解地望着卡扎菲,不知他在盯着桌面看什麼,也不知道卡扎菲又要爆出什麼花花腸子。據事後透露出來的情況,當時卡扎菲看見主席台發言台面上有一隻小小的黑蟲在緩緩地爬動,他不想驚動牠,一直目送牠爬到發言台的桌面下。

  卡扎菲發言講什麼,怎麼講的,恐怕當時都沒有什麼人聽,更沒有什麼人記,本來他可以像那隻小黑蟲一樣消逝,下台走人。但他愣是沒走,整衣冠,行別禮,突然間,卡扎菲用手捏起嘴唇,發出一聲聲利比亞人呼喚獵鷹的口哨聲,尖利、高旋、清脆,卡扎菲的哨聲傳遍整個聯合國,他桀驁不馴,我行我素,焉管是聯合國大會講台,還是草原牧場沙漠?以他的風格和膽識,呼嘯着走下聯合國大會主席台,從此此處留下一句名言:卡扎菲的哨兒。

(「做客聯合國」之三)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