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页 > 艺文 > 正文

畫外有音\巴黎歌劇院的「夏加爾穹頂」\逸雅軒主

時間:2019-08-15 04:24:15來源:大公報

  得益於在《火鳥》、《達芙妮斯與克洛伊》等舞台戲劇布景設計中所累積的經驗,夏加爾巧妙地在同一視覺空間中運用絢爛明快的豐富色彩並使之相互融合。總面積為二百二十平方米的穹頂劃分內外兩圈,位於穹頂中央的內部小圈被紅、綠、藍、黃四種顏色按照順時針劃分為四個主題。勒內普弗曾經因沒有供電而為光源和燃氣管道留出的中心圓也被充分利用,夏加爾更「帶有私心地」將個人最偏愛的四位作曲家及其歌劇放入畫中。他用鮮艷的紅色詮釋了比才(Georges Bizet)熱情似火的歌劇《卡門》(Carmen)、綠色是格魯克(Christoph Gluck)的《俄耳甫斯和歐律狄斯》(Orfeo ed Eurydice); 貝多芬的《費德里奧》(Fidelio)用藍色表現;而威爾第(Giuseppe Verdi)的歌劇《茶花女》(La Traviata)則用黃色呈現。外圈的整體色塊與內圈保持一致,穆索爾斯基(Modest Mussorgsky)歌劇《鮑里斯.戈都諾夫》(Boris Godunov)的片段佔據了外圈大面積的藍色,右側銜接的淺藍色與白色漸變區域中繪有吹笛小鳥的則代表莫扎特的經典《魔笛》(The Magic Flute)。藍色區域左側的黃色主體被亞當(Adolphe Adam)的浪漫芭蕾舞劇《吉賽爾》(Giselle)場景所佔據,貼近外沿繪有天鵝的一小塊藍色則致敬柴可夫斯基那婦孺皆知的《天鵝湖》。綠色部分包括瓦格納《特里斯坦與伊索爾德》(Tristan and Isold)和柏遼茲《羅密歐與朱麗葉》;繪有巴黎歌劇院圖案的白區域不單向歌劇院的設計師加尼葉致敬,也包含對鮮有歌劇作品,卻對法國古典音樂有突出貢獻的十八世紀作曲家拉莫(Jean-Philippe Rameau)的敬意,而右側的一簇藍色則代表德彪西(Claude Debussy)歌劇《佩利亞斯和梅麗桑德》(Pelléas et Mélisande)。位於藍色塊對角位置的紅色區域則包括斯特拉文斯基(Igor Stravinsky)《火鳥》(The Firebird),以及向接受委約時的首演劇目獻禮的拉威爾《達芙妮與克洛伊》。兩年光景、五種主色調、十三塊嵌板、十四位作曲家和他們譜寫的十三部代表作品,夏加爾就這樣將現代藝術恰到好處地嵌入了法國著名的歷史地標中。

  值得一提的是,首先夏加爾並不是隨意將色塊進行排列或組合,他將內側小圈的色塊以扇形的角度向外輻射延伸到外圈形成對應,既保證了內外層顏色的遙相呼應,又避免了兩層色塊完全重疊的單一性。中心點附近的白色與外圈穿插在各主題中的白色不僅保持了整體色調的協調性,也為整個穹頂在點燃水晶燈後增加了亮度。除了演出進行時一片漆黑之外,燈火通明的歌劇院能夠讓夏加爾的作品綻放出畫面之外的光芒。其次,細緻的夏加爾為了讓所有歌劇片段更清晰地展示給觀者,他在每個主題下方,也就是穹頂邊緣處都加上了作曲家及曲目的名字。這幅穹頂畫主題、人物及象徵符號的選擇並沒有空間或時間的邏輯限制。最後,畫家不僅煞費苦心地將巴黎城的標誌性建築如艾菲爾鐵塔、巴黎歌劇院、協和廣場、凱旋門以及塞納河畔典型的巴黎房屋融入畫中;還將其本人最具代表性的天使、戀人、動物、羅馬故事中人面人身羊腿羊角的農牧神(Fauns)以及希臘神話中半人半羊的森林之神薩堤爾(Satyrs)都穿插在歌劇片段內。穹頂在保留了畫家鮮明的個人風格和寶貴的獨立創意之餘,也實現了他向音樂大師們致敬的初衷。難怪當馬爾羅首次在工作室看到畫作的成品時脫口而出:「一位畫家畢生會有一次,會迎來天賦迸發的那天,可以讓他在一件作品中集畢生所長。夏加爾創作的歌劇院穹頂畫便是如此。」

(中)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