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页 > 艺文 > 正文

人與事/暑期工/王 其

時間:2019-07-17 03:24:16來源:大公報

  每到暑假,我就開始羨慕那些在學校當老師的朋友,羨慕他們擁有近兩個月的假期,可以隨心所欲地計劃旅行,還能睡到自然醒。雖然不少人表示放假不等於賦閒在家,也要備課和做學術研究。

  為什麼我不羨慕放暑假的學生?作為過來人,除了寫作業和上各種興趣班的中小學階段,我的大學暑假幾乎「勞我筋骨」,做暑期工。父母本着為了培養子女的獨立精神之宗旨,大二暑假就安排我和哥哥到大伯的玩具廠打工。

  在玩具廠最先做的流水線工作是給暴龍玩具的龍爪塗上顏色,塗這個龍爪雖然很簡單,但我塗得比較慢,感覺自己不是屬於心靈手巧的人,像以前摺星星,摺紙鶴,摺風鈴等等,我都摺得不好看。大伯秉公辦事,反正我塗的龍爪就沒幾個及格,一個星期下來沒賺幾個錢。龍爪的貨漸漸沒那麼多了,我又被分配到「水口部」去批塑膠玩具的「水口」,就是用小刀片把玩具上多餘的膠削掉。有時我還要自己去烤爐房用筐子拉貨過來。有一次,我耍了小滑頭,偷偷地把一筐已經批好「水口」的貨倒進自己的筐子裏,後來竟被主管發現我「作弊」,罰我不准吃午飯。

  我早已記不清一天的工作量,每天玩鬧般幹活三、四個小時,下班時大伯都會給我發當天工資,但從未超過五十元。他還說以我的工作質量來講,這薪水算是優待。還有一點讓我印象特別深刻,車間流水線上好多工人跟我說過他們喜歡加班,加班才有錢。不加班基本上一個人做滿一個月也才一千多元基本工資,加班能有四、五千元,五、六千元不等。而且,加班的夜宵,是一人一個泡麵,加一個雞腿。在我眼中,那是比正常伙食美味無數倍的存在。我甚至還見到有人把每天宵夜的泡麵存起來,說帶回去給小孩吃。在玩具廠的那三個星期,我深刻領悟「誰知盤中飧,粒粒皆辛苦」。父母賺錢不易,我豈敢亂花?

  因為我讀的是教育專業,大三的時候我不得不開始考慮擇業,也嘗試去做相關的兼職。那年暑假找的是同系學長負責的一家假期輔導機構,面試成功後,就被安排下點招生。下點那個地方是在廣東的一個小鎮上,去的時候在下雨,就拿着雨傘給路人發傳單,詢問家裏的小孩有沒有需要報興趣班,或者補課之類的。還記得突然嘩啦啦地下起傾盆大雨,路上到處都是積水,工作半天過後,我的鞋子和上衣早已濕透。當時就覺得真的好辛苦,可是沒辦法,我快要進入社會,靠自己掙錢。就這樣還是堅持到了晚上,真是身心疲憊。不過之後開始累積經驗,總算找到新方向,畢業之際我成功進入另一家規模較大的教育培訓公司。

  如今回想我的暑期工生涯,累並快樂着,也有點懷念那時沒有生存壓力地體驗「謀生」。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