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页 > 艺文 > 正文

鄉愁的日記\柳葉\任林舉

時間:2019-07-12 03:03:10來源:大公報

  那年,我們還都年輕。二十歲到三十歲的樣子,愛文學,愛生活,也愛一些我們認為可愛的人。但誰也想不到柳葉會愛上比她大二十多歲的老金。

  柳葉,在我們這些文學青年的心中,不論這兩個字的意象,還是作為人名所對應的形象,都是清秀而美好的。聯想中,她總是與春風、夜雨、鶯聲、燕語有關,所以柳葉有傲視群儒的資本。一襲長裙,有時是純黑的,有時是潔白的,有時是大紅的,在人群中飄來飄去,如入無人之境。任你艷羨、讚美、迷戀、挑逗甚至意淫和猥褻,全都不能讓她心有所動或情緒上發生什麼變化。她依然微笑着,在眾生間飄來飄去,彷彿眾生的喜怒哀樂、美醜善惡都與她無關。那態度讓人想到,什麼植物開什麼花,什麼花發出什麼氣味,都與風無關。

  老金的人與文,我們都認為乏善可陳。文不過是粗糙、生硬的語句中透出些原始、狂放的氣息;人不過是油膩的目光和言行中透出些可疑的繾綣和溫暖。可能,這兩種藥性截然相反的「製劑」,投放在柳葉心中,就發生了奇妙的化學反應。成了《仲夏夜之夢》中點在小仙後眼皮上的那滴魔法藥水。莫名其妙的愛情,在柳葉的心裏,像TNT炸藥一樣,被某一個秘密的引信點燃了。

  愛情,有時會以花朵開放的形式,有時卻以煙花燃放的形式綻放。柳葉的愛情,則是以彗星劃過天際的方式,展現於人們的眼前,似飛蛾投火,似一片嫩葉在狂暴的風雨中顫慄。這攻勢早把老金嚇得魂飛魄散。原來老金在品格上,也不過是一個外強中乾、虛與委蛇的「葉公」。在接下來的傷害和自戕之中,柳葉優雅、從容、不為外物所動的形象蕩然無存。當一隻受傷的蝴蝶,在泥水中突然拍打翅膀的時候,善良的人們並不知傷在哪裏,只感覺到心是痛的。當柳葉在自己的家中以自縊的方式結束了年輕而美麗的生命時,小城裏所有的嘈雜和喧囂都戛然而止。人們沉默了,千萬人步調一致,共同發出一聲長長的嘆息。

  記得,以前看過一個歐洲的文藝電影,有個做刺劍表演的捷克女郎,她以冷漠、無畏的天性,保持着一種奇怪的魔法:任一柄鋒利的長劍在她身體的任何一個部位進進出出,而不受任何傷害。後來的某一天,她情不自禁地愛上了一個看客。結果,當天她就死在了刺劍表演的舞台上。連她自己也不知道,原來正是她心中的愛情,破了她身上的魔法。

  如果不是因為愛,柳葉或我們所有的人類的心,也不至於如此這般的脆弱,動不動就感到了疼痛,動不動就被擊穿,現出無法彌補的黑洞,讓血、淚和生命之沙從中流盡。柳葉之後,很多熱衷於談愛的人,對愛情都產生了深深的忌憚,誰也不敢再輕易觸碰那道藏着魔法的咒語。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