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页 > 艺文 > 正文

人生在線/讀懂父愛/梅 莉

時間:2019-06-13 03:13:05來源:大公報

  內地綜藝節目《朗讀者》回放,依然觸動了我心靈最柔軟處,喜歡解讀父子關係的那幾期,於吾心戚戚也。

  朱德庸與羅大佑無疑是幸運的,父親與他們亦師亦友,沒有父親的支持與理解,他們大約也不會成為著名漫畫家與音樂人。但不是所有的父子關係都如此和諧溫暖,令人稱羨,也有劍拔弩張、水火不容的。作家麥家致兒子的一封信就讓我淚目。高中伊始,麥家的兒子開始自閉,三年全部待在家裏,每天上網打遊戲。他給兒子請來家教,不用幾天,兒子就氣走了老師。他還自己出錢開過一家培訓機構,只是為讓兒子和同齡人在一起,然而還是失敗。對於這樣的兒子,麥家也曾無數次想放棄。好在高考季來臨,兒子見周圍的同學都上大學了,幡然醒悟,發憤圖強,最終憑藉英語的童子功,考上美國的費城藝術大學,每年還有獎學金。在兒子赴美讀書之際,麥家寫了一封情真意切的長信,兒子終於被感動,一個流淚的表情足以讓父親欣慰,父子關係破冰。

  遂想起自己與父親,雖沒有麥家父子關係那麼驚心動魄,但也是一路「鬥」過來。從一開始反抗父親,到後來父親反抗我,最終都是我贏。

  小時候,我得到的父愛最多,是騎在父親的肩膀上長大的。而第一次怨恨父親,是我初中畢業,他將我戶口遷到他的城市(父母兩地分居,我跟母親),把我年齡報大了兩歲。目的是讓作為長女的我分擔家累,不再繼續求學。因那時父親所在的單位正好有一批內招名額,他想讓我進,但我年齡不夠,就虛報了兩歲。那是很多人擠破頭想進去的大企業。但我聽了則大哭堅決不肯去,我要上學,父親沒辦法,只好隨我,但戶口簿上的年齡卻改不回來了。我其實一直耿耿於懷。直到前段時間,單位人事繁雜,恨不得立即退休時,忽想起父親曾給我虛加的年齡,暗自竊喜,原來我將來是可以提前兩年退休的。於是,多年的心結打開,終於釋然。

  第二次激烈爭吵,是父親反對我要嫁的人(因我和先生是異地戀,婚後兩地分居)。他體驗過異地婚姻的艱難,我父母四十歲才闔家團圓。怎知命運的輪迴驚人地相似。我當然不會聽從他的話,出嫁那天,父親嚎啕大哭。我挺生氣,在大喜的日子裏,父親不僅大哭還全程黑臉。後來,我分析過他的哭:一是因為不捨,二是覺得我不聽話,吃苦的日子在後面。

  父親重病時不想做手術,我聽醫生的建議簽字讓他手術,父親反抗無效。手術前一天,他終究知道自己來日無多,留給我倔強而瘦削的背影,如一首憂鬱的詩。我和妹妹在醫院的走廊裏抱頭痛哭,惶惶如喪家之犬。時至今日,我也曾後悔過,或許不該聽從醫生,父親不手術會不會往後的生活更有質量一些?

  父親一生強勢,卻沒有一次鬥得過我,我以為那是因為我對他錯,如今知道,他是真心疼我,所以退讓,他是一直以我為傲的。

  母愛如溪水清澈見底,父愛靜水深流、隱晦難懂,年輕時不懂,等到懂了,想說聲謝謝,也只能在墓前說與他聽。

  不論是名人的父親還是平凡如我父親,他們教育子女的眼界或許有高下之分,但是愛的純度與濃度應相差無幾。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