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页 > 艺文 > 正文

閒旅人/《青樓怨婦》超越道德審判/陳劍梅

時間:2019-06-11 03:13:08來源:大公報

  今年法國五月藝術節放映一九六七年的法國電影《青樓怨婦》(Belle de Jour),此作為導演路易斯.布紐爾(Luis Buñuel)帶來威尼斯影展金獅獎的榮耀。布紐爾就是超現實主義電影《一條安德魯狗》(Un Chien Andalou)的導演,此作廣為流傳,一九二九年於巴黎上映後,連續放映八個月。

  二十年代與六十年代的觀眾分別很大。上世紀六十年代西方國家的核心家庭中都有電視機,大眾傳媒培養的觀眾,對電影的要求有所不同。例如,二十年代先鋒派電影元素不再成為招徠。那麼為何布紐爾仍要將超現實主義元素放在《青樓怨婦》中呢?筆者認為如果這種元素用得其所,可以刺激觀眾思考,在當代商業電影市場上仍有價值。

  《青樓怨婦》中Séverine不滿足於小康之家的賢妻角色,家有體貼的丈夫Pierre ,是著名的外科醫生,她卻在婚姻以外找尋刺激,在一間高級妓院當兼職妓女。於是,她的性幻想都得到滿足。這個風流的人生卻出現一個悲劇性的轉捩點,她其中一位年輕的恩客,因愛而開槍射殺其夫,導致他失明及癱瘓。筆者感覺電影最有趣的地方,並非是充滿超現實主義元素的夢境及幻想,而是電影結束時的開放式超現實結局。

  這對夫妻有位朋友是妓院的常客,因緣際會他對Séverine的秘密副業是知情的。電影結束前朋友在丈夫面前揭秘,結局是如何呢?剎那間,觀眾和電影同步,進行道德審判了。此時,電影用上了超現實主義的方法。

  電影結局讓殘廢的丈夫從輪椅上站起來,風度翩翩地走向太太身旁,為她斟酒,瀟灑不凡。此結局並非寫實,而是其中一位劇中人物或導演的想像,內容超越道德審判,意想不到。就是說,不能人道的男人恢復能力;紅杏出牆的女人得到原諒。大家認為這是一個男性的觀點,還是一個女性的觀點呢?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