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页 > 简体站 > 正文

苑瓊丹鍛造喜劇人生

時間:2019-11-09 04:23:12來源:大公報

  圖:苑瓊丹喜歡將歡樂帶給別人

  喜劇電影是香港文化的重要元素之一,但香港的喜劇演員卻不多,有代表性的更是寥寥可數,苑瓊丹是其中一位。從演逾三十年的她,不論在電視熒幕或電影銀幕上,都有演出喜劇的豐富經驗,為觀眾帶來快樂,當中有些角色令人留下深刻印象。過往很多角色都要醜化自己,她毫不介意,反而珍惜每次演出的機會,敬業樂業。\大公報記者 溫穎芝(文) 麥潤田(圖)

  要數香港演藝界的喜劇女演員,實在不多,吳君如以外,想起的便是苑瓊丹(苑仔)。過往她演的角色大多要醜化自己,當中在周星馳經典作品《唐伯虎點秋香》中演石榴一角,其誇張爆笑的演出,相信很多觀眾都記憶猶新。近年苑仔少了在大銀幕上演出,反而相隔一段時間,就會看到她的劇集作品,例如無綫早前播出的《街坊財爺》,她與舊拍檔鄭則仕再度合作。早前苑仔接受大公報記者專訪,暢談演喜劇的心得以及近況。

  不介意醜化自己

  作為喜劇演員,她覺得最重要的是劇本,如果劇本不好,演員也是勉強去演,但好的劇本確是不容易遇上。她試過收到自己也覺得不好笑的劇本,說:「唯有想辦法去修飾,或是禮貌地去諮詢,希望改變一下,將不好笑的劇情變成好笑。」劇本以外,苑仔指演出節奏也重要,亦要看對手的節奏是否跟自己配合到,很多因素要兼顧,要適應很多東西,才做到喜劇演員。雖然如此,她不諱言還是喜歡拍喜劇,因為過程一定開心。

  苑仔的演出很放,沒有演員包袱,可以不顧形象,只求做好角色。她說:「我沒有包袱,總之能令我有成就感,我就去做。當發現自己在這一方面有少少天分,應該盡量發揮,空間才會變大。舞台已有,就看你怎樣去做。我從沒擔心醜化形象或被定型,因為每個機會都好難得。」苑仔早前參與電影《家有囍事2020》的拍攝,主創人員感謝她來演出,她反而多謝對方讓她有機會再一次踏上喜劇的舞台。

  作為女演員,當然想把最好看的一面呈現在觀眾面前,她卻走上另一條路線,當初要醜化自己,會否感到不是味兒呢?苑仔想了想,說:「我們這一代是捱出來的,最初沒有一個鏡頭是專門拍我,在片場連一隻屬於自己的水杯都沒有。以前我拍電影開工,要帶備所有隨身物品,慢慢做到有成績時,在片場會有貼上自己名字的水杯,鏡頭只拍我一個人,亦會有自己的椅子,有自己的化妝間,所有得到的東西都是自己捱出來的,得來不易就特別珍惜。」

  希望天天都開心

  回想過去在片場搏殺的日子,苑仔表示很懷念,有時也會買一盒燒味飯,目的是回味在片場捱飯盒的時光。她笑言年輕時開工就開工,不會想太多,其實就是在「浪費青春」。雖然年輕,但她會做好本分,做得久了,得到越多時就越不想放手,不想摧毀自己在這一行建立的東西。現在她亦經常提醒自己,要謙厚對待自己的工作。她又說:「有時去做騷,有些觀眾會好熱情地來攬住我,我有時心想,不用那麼親密吧。但其實別人都是喜歡你,才會有這個舉動,想影張相,實在不應太拒人於千里之外。」苑仔表示在許可情況下,她樂於與影迷合照,除非是身處一些不太方便拍照的場合,或是怕引起混亂,才會拒絕。

  苑瓊丹演過很多角色,除了石榴是一個經典外,電視劇《封神榜》裏的殷十娘、《皆大歡喜》中的紗紗郡主,都深入民心。對她來說,沒有角色是最喜歡的,因為每一次她都是付出心血去演,對每一個角色都有感情。苑仔演出喜劇經驗豐富,亦遇過不少喜劇高手。她說:「周星馳一定是高手,但近年多在內地拍劇,內地演員有不同做法,我要不斷去學去吸收,一脫節就要拜拜,民間太多高手了。」

  苑仔近年多在內地工作,問到是否返香港的時候最開心呢?答案卻令人意外,她說:「現在我會享受自己每一次要面對的事,去哪個地方工作都享受,要活在當下。有人請我住靚酒店,請我食飯,再有錢賺,如果我還說辛苦,真的說不過去。」戲內戲外,苑仔充滿幽默感,她表示自己就是鍾意開心,鍾意帶歡樂給身邊的人。她說:「我亦希望自己每天開心,每天都開心就是我的座右銘。」

  力能所及繼續做

  苑瓊丹亦是一個很積極工作的人,她看準網上平台發展迅速的趨勢,最近開發了網上平台工作,她說:「每一個平台都要去參與,否則看不到這個世界的變化。」她表示現時內地網絡市場很大,有網上購物、網劇、網上遊戲節目等。她有自己的團隊,開始做網上節目,例如美食、母嬰節目。苑仔說:「以前我做登台多,現在進軍網絡界,開始有人找我做網上的工作。」另外,她亦投資飲食、增髮用品等生意。苑仔不諱言有想過全職當商人,後來又覺得,不論做商人還是演員,都是工作,總之能力做到,她就會做;又說:「我過多三年都『登六』了,體力已不如前,要選擇自己勝任到的工作。」

  經常周圍飛,問到如何兼顧家庭呢?苑仔笑言丈夫跟她一樣到處飛,並說:「他很明白我是不可以不工作,所以不會阻止我。工作上,我也會問他的意見。兩個人一齊生活,互相尊重很重要,大家不工作,難道每天望住對方?我沒有辦法過這樣的生活,不想做閒人。我的生命是要不停工作。」她坦言給予丈夫好大空間,很信任他,丈夫對她亦是這樣;並說:「如果互相懷疑,很辛苦。他是否做過什麼,我不想知,亦沒有興趣去查找對方有沒有犯錯或是否做了對不起我的事,每件事尋根究底太辛苦了,不如放手,輕鬆做人更好。」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