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页 > 评论 > 正文

公評世界\從國務院到白宮,美國的混亂超出想像\周德武

時間:2020-07-31 04:24:11來源:大公報

  特朗普的任期還剩不到半年,但國務院居然有11個副國務卿和助理國務卿的崗位至今處於空缺狀態,這在歷屆政府中也是少有的怪現象。

  據參議院外委會的一份調查報告顯示,過去三年間,國務院的工作人員普遍對國務卿沒有信心,覺得自己的工作不被尊重,有一種被輕視的感覺,促使許多人離開工作崗位,造成國務院專業人才的大量流失。前不久,美有關監管機構還在調查蓬佩奧夫婦「不適當地要求工作人員和外交安全人員為他們做家務,例如接收外賣和其他差事。」

  國務院對此指責並不買賬,稱由於民主黨把持的國會對於官員提名的聽證不積極,導致許多崗位空缺至今;而民主黨議員則反擊說,國務院提名的許多人選不合格,其中有一些種族主義者或有道德瑕疵,「無法代表美國」擔當外交使命。雙方之間的唇槍舌劍將美國務院的管理問題置於陽光之下。

  自蓬佩奧接任以來,他的心思沒有用在調動員工的積極性方面,而是周遊列國挑撥離間,以分裂世界為己任。連美國媒體也認為,蓬佩奧是最不稱職的國務卿。但這一切並不妨礙他覬覦2024年的總統大位。一些輿論評論道,如果這一切變為現實的話,蓬佩奧的美夢就會變成全世界的噩夢。

  美國政府的管理混亂問題豈止是國務院一家,白宮的混亂更是有過之無不及。特朗普最近承認自己在推特上呆的時間太長,而且轉貼不當也招來不少批評,尤其是轉發一個「巫婆」推銷用奎寧治療新冠的視頻,遭到許多美國人的嘲笑。在抗疫問題上,科學讓位於政治,科學家聽命於政客,美國已超過440萬人感染新冠病毒,15萬多人死亡,早已超過了最初14.7萬人的預測模型,而現在又將死亡預測數字調高到22萬,不知道能不能就此打住。

  22萬不是一般統計學上的數字,而是一個個鮮活的生命。對於冷血的政客而言,這些僅是一個符號,與淚水無關。諾貝爾經濟學獎獲得者克魯格曼7月28日在《紐約時報》發表文章,稱美國的問題表面上是特朗普太急於看到良好的就業數據而無視感染風險,結果造成了疫情的大幅度反彈,美國人僅有的一點耐心在疫情面前蕩然無存。

  在克魯格曼看來,戴口罩不僅是自我保護,也是為了保護他人。但特朗普政府卻如此愚蠢,做出了許多自我毀滅的行為,唯一的解釋就是這幫人是自私邪教的成員。克魯格曼指出,共和黨的自私自利並不是主要問題,而是他們把這種自私神聖化,這種邪教狂熱正在害死美國。

  離美國大選投票日不到100天,特朗普的民調大幅度落後於民主黨候選人拜登,被逐出白宮的可能性大大增加。擺在特朗普面前有兩條路:第一,推遲大選,等待新冠疫苗問世,如果疫苗奇跡發生,這樣特朗普就可以把拯救美國人民的功勞算到自己的頭上,從而可以繼續領導美國四年。這不,特朗普昨日在推特上投石問路,希望等到人們有安全感的時候再投票,但推遲大選需要修改憲法中的有關條款,民主黨控制的眾議院不會輕易讓特朗普過了這一關;第二,不承認大選結果。2020年的大選,一些年長者害怕染病,大多會選擇郵寄投票。鑒於特朗普對郵寄投票抱有深刻的成見,認為這將導致美國歷史上最具欺詐性的選舉舞弊,為特朗普不承認大選結果埋下了伏筆。特別是在搖擺州,如果他與拜登選票接近的話,2000年的一幕也許會再次發生。CNN擔心,在點票期間,特朗普可能煽動粉絲上街示威,與拜登的支持者爆發衝突,從而造成社會動亂。《華盛頓郵報》分析指出,從11月3日至2021年新總統的就職典禮期間,如果出現爭議,特朗普有可能讓聯邦軍隊介入。

  在過去244年的美國歷史中,美國總統的交接總體順利,但也並非完全一帆風順。1800年和1876年都曾經出現過一些爭議,但最後都以和平方式解決。

  特朗普作為一個政治另類,毫無政治底線可言,正像他把司法部長巴爾變成了自己的「政治打手」一樣,軍隊會不會完全聽命於特朗普還有許多疑問。至少從這次平定「黑人命貴」騷亂來看,國防部長埃斯珀和參謀長聯席會議主席米利有意與特朗普保持一定的距離,特別是拒絕讓軍隊參與平暴,最後特朗普不得不作出讓步,讓軍隊回到了各自的軍營。

  美國大選最近的一次爭議出現在2000年。當時小布什和戈爾選票不相上下,誰在佛羅里達州勝出,誰將成為美國總統。當時兩人的選票非常接近,按規定就要重新計票。但共和黨控制的最高法院叫停了重新計票,直接宣判小布什勝出。輿論認為,與其說2000年的美國大選是由法官判出來的總統,還不如說是戈爾接受了這樣的判決。小布什的當選不是勝在法律,而是勝在戈爾本人的妥協。但特朗普10天前在接受福克斯新聞採訪時,拒絕承諾接受大選結果,讓許多美國人對大選之後出現「兩個總統」的前景感到十分擔憂。

  在抗疫面前,特朗普本可以團結中國,通過中美聯手,對新冠病毒進行封堵,為世界作出表率,但美國卻找錯了敵人,把同一個戰壕裏的中國視為敵人,以至於讓美國付出慘重的代價。現如今,80%的美國人認為國家走錯了方向。

  一手好牌被特朗普打得稀巴爛,讓其焦急萬分。畢竟特朗普連任不了,不是體面下台的問題,而是面臨稅單被公布,以及濫權、阻礙司法等系列指控。佩洛西早就揚言,她不希望看到特朗普下台,而是看到他坐牢。為了連任,特朗普真是豁出去了,一切能用的手段都會從他的工具箱中拿出,一場比投票本身還要驚險的大戲正在徐徐拉開大幕。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