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页 > 评论 > 正文

公評世界/新冠疫情下的世界:變與不變 (中篇)/周德武

時間:2020-04-07 04:24:27來源:大公報

  小小的新冠病毒不僅是2020年的最大黑天鵝,更是百年大變局的催化劑。新冠疫情把全球治理的缺失及國家治理中的漏洞充分暴露出來,也把大國間的激烈對抗呈現在世人面前。國家之變、地區之變、世界之變或遠或近、或明或暗,漸變與突變都不應感到意外。

  基辛格認為,新冠病毒大流行將永遠改變世界秩序;它對人類健康的影響可能是暫時的,但它引發的政治和經濟動盪可能持續數代之久。改變世界秩序這個話說得很重,但究竟如何改變他沒有明說,只能留待各國用實力說話。美國《外交政策》雜誌認為,「新冠疫情是一個震驚世界的事件。它將導致政治和經濟權力的永久性轉變」。《世界是平的》的作者弗里德曼指出,「這個世界從此以新冠前(BEFORE CORONA)與新冠後(AFTER CORONA)來劃分」。一些激進的學者更是視新冠疫情為「美國世紀結束的開始」,這究竟是在忽悠全世界,還是未卜先知尚需時間來檢驗。

  新冠疫情蔓延的速度大大超出了人們的想像。西方國家在獲得短暫的對中國指責的快感之後,如今正吞下不設防、裸奔的後果。連堂堂的大英帝國首相都能中招,可見西方社會對新冠病毒的輕漫到了何等程度。疫情正在觸發經濟、社會和人道主義等多重危機,垂暮之年的基辛格也感嘆「這個世界回不到從前」。

  對西方社會認知的改變恐怕是這次新冠疫情給西方世界帶來的最大衝擊。民主人權的光環和國家治理的水平實在經不起新冠病毒的檢驗。英國是第一個提出「群體免疫」的國家,後在社會的強烈反對之下,約翰遜政府不得不放棄了這個做法。具有諷刺意味的是,首相本人卻不幸早早中招,成了群體免疫的試驗品。近幾天英國疫情失控,「群體免疫」的想法再次浮出水面。意大利是第一個提出應用戰場模式定生死的國家,醫生有權根據患者的生存幾率來決定醫治對象,從而把更多機會留給生存概率更大的年輕人。紐約州州長科莫竭力反對進行「誰的生命更有價值」的靈魂拷問,但在現實面前,紐約一些醫院開始對危重病人打分,以決定給誰戴上呼吸機。法國緊急通過安樂死行政法規,對重危老年患者實施安樂死。西方國家把老人作為犧牲品,以近乎殘忍的選擇終結只有一次的生命,這無疑顛覆了世界對西方價值觀的認知。在東方國家中被視為大逆不道的做法,居然在西方被擺上枱面,其道德底線刷新了人們的認知。

  在失去了數萬個鮮活生命之後,西方國家除了指責中國,也不得不反思自己的過錯。口罩之爭是近來西方爭論的焦點。從拒絕戴口罩到倡導戴口罩,西方觀念之變則是他們悄悄放下傲慢、心理坍塌的開始。

  醫學口罩在1918年大流行期間已被西方廣泛使用,一些國家還制定法律,不戴口罩者被視為違法,西方國家圖書館的老照片清楚顯示着他們祖先在疫情面前的模樣。不知從何時起,口罩成為西方的禁忌,成為東方文化的專有符號,與東亞病夫聯繫到了一起,甚至與東方的制度聯繫到一起,與西方社會的自由奔放和張揚個性漸行漸遠。以至於在西方世界的亞洲人出行時總要為戴不戴口罩進行一番激烈的思想鬥爭。

  在新冠疫情面前,成千上萬的西方人痛苦地死去,而抗疫較好的東方國家大都戴着口罩,一些專家指出,「歐美國家抗疫的最大失誤是拒絕戴口罩」。歐美的主流媒體不再裝睡,開始傾聽來自醫學界的理性建議。西方國家開始上演全球口罩採購大戰。口罩短缺與口罩防病並不屬於同一層面的問題,不能因為口罩短缺就宣揚口罩無用論,這種誤導無異於給自己自掘墳墓。這幾天,捷克、奧地利等國開始強制國民戴口罩。連美國疾控中心也修正了出行指南,建議人們戴口罩,儘管特朗普總統對此持保留態度。口罩立場的微小之變,是東方戰「疫」模式的一次小小勝利。只不過西方學起來太難,太不情願,以致耗時過長,讓許多人提前告別了人生。

  在突發事件面前,西方國家忙着指責中國的制度缺陷,當病毒攻到自家門口的時候,社會治理的短板也暴露無疑,在領導力測試中,西方國家集體掛科。中國在最初的慌亂之後,終於成功遏制住病毒的蔓延,這是西方國家最不願意接受的現實。美國著名政治學家福山最近撰文有意迴避制度的功勞,強調把抗疫與民主、專制制度掛起鈎來是錯誤的,抗疫成功不取決於制度,而是取決於效率及人民對政府的信任度。美國如今犯下的錯誤很大程度上歸因於特朗普本人。但問題是,特朗普本身就是美國制度的產物,這套切割邏輯讓這位大師的分析有失水準。而六年前的4月份,福山還在探討「美國政治制度的衰敗」。

  4月8日武漢解禁是一個標誌性事件,為中國之治作了有力的註腳。中國面對疫情的政治決斷是西方之治的痛點、難點,中國封城(Lockdown)與西方封城英文用的雖是同一個詞彙,但內容實在是不可同日而語。這就是西方不斷拿韓國、新加坡對標的根本原因。

  新冠疫情可以稱得上是「世紀挑戰」,中國用自己的方式交出了可圈可點的答卷。「慶幸生在中國,生在武漢」在兩個月前說這句話肯定遭到世人的嘲笑,而如今世界將有多少人對武漢投來羨慕的一瞥。羨慕嫉妒恨成為當下西方世界對中國的最複雜情感,多方面的民調顯示,許多國家對中國的仇恨急劇上升是不得不正視的現實,這類政治病毒通過美國高層的散播,其殺傷力不亞於新冠病毒。武漢疫情讓共和國付出的學費過於沉重,劫後重生的武漢更需要深刻反思,為國家治理的現代化提供武漢視角,這是國家之變的應有之義。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