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页 > 评论 > 正文

公評世界\新冠疫情下的世界:變與不變 (上篇)\周德武

時間:2020-04-04 04:24:11來源:大公報

  新冠疫情還在蔓延之中,全球感染者超過百萬,死亡人數突破五萬。「時代的一粒灰,落到一個人身上就是一座山」,新冠疫情讓無數個家庭無法承受之重,讓庚子年的清明節多了幾分悲愴。不斷上升的冰冷數字在告訴人類,大自然是無法征服的,這是不變的真理。只有人類低下高貴的頭顱,學會與大自然和諧共處,這個世界才會多一份安寧。否則一個小小的病毒跳轉到人類身上,就會把整個世界攪得天翻地覆。

  在爭論不休中,世界各國正在逐漸達成共識,隔離雖是對付傳染病的古老做法,但在信息社會依然是一大法寶。「隔離,人權沒了,不隔離,人全沒了」,這句話是對人權的最好詮釋:人權不是飄渺的概念,而是活生生的現實選擇,人沒了,生存權保障不了,談何自由與民主權?威權也罷,民主也罷,世界各國都在沿着這條真理線無限靠近。

  縱觀人類發展史,無論是中世紀的黑死病,還是當下的新冠肺炎,靠牧師和巫師解決不了身體疾病,相反卻容易形成信眾的聚集,疾病傳染得更快。無論是韓國的新天地教會的聚集,還是伊朗、馬來西亞的宗教活動,抑或是中國香港佛堂的佛事等,無一例外地成為病毒擴散的加速器。由此可見,戰勝疫情靠的是科學,而不是宗教、巫術或玩弄政治,這是一條不變的真理。

  新冠疫情迫使全世界按下了暫停鍵,許多國家下達「禁足令」,蝸居在家的學者們有了更多思考的時間,或嚴肅或浪漫,或悲觀或樂觀,但有一點是不變的,經歷了1918年「大流行」、仍然健在的人基本上喪失了思考力,而有思考力的則沒有「大流行」的經歷。永恆不變的真理是,時代的局限性限制了我們的想像力,生命的短暫只能讓人類從歷史中尋找答案。新冠疫情對世界衝擊的當量超出了所有人的預期,將人類推向了未知水域,在見仁見智中尋找真理的光輝成為一件難事。

  歷史總是以重大事件作為宏大敘事的節點,而新冠病毒「大流行」無疑將作為一個重大事件載入史冊,成為我們這一代人的集體記憶。這一次不會是個例外。21世紀以來,人類經歷了幾次突發公共衛生事件,從非典到H1N1,從中東呼吸綜合症到寨卡,從伊波拉到新冠肺炎,人類一次次經歷着,卻一次次忘卻。不變的事實是,人類患有健忘症。

  國內與國際問題相互影響、傳統與非傳統安全問題相互交織,幾乎成為近年來我們對21世紀世界亂象的基本表述,傳染病和氣候變化等問題都歸入了非傳統安全領域。不過仔細想想,這個劃分也有商榷之處。其實,疾病問題是再傳統不過的安全問題。早在200年前,馬爾薩斯在所著的《人口原理》中便指出,人口增長到一定程度便出現糧食短缺、人地矛盾,不可避免地反覆出現飢餓、戰爭和疾病。這三大問題是消滅人口最快捷、最殘酷的方式。飢餓與戰爭離中國人越來越遠,但傳染病這樣的威脅從來就沒有消失。幸運的是,2003年的非典,我們把它控制在了局部範圍,而這一次我們沒那麼幸運。

  有人把這次疫情與西班牙大流感相提並論,那一次全世界17億人口中,超過5000萬人死亡,而人類今天有78億人口,哪怕是萬分之一的死亡,也是一個天文數字。特朗普聲稱,「美國的死亡人數控制在10萬以內就是勝利」,從而為特朗普式的抗疫成功留足了空間,也算是大選之年的選舉策略。他給自己的抗疫表現打了滿分,不知道美國選民給他打多少分?選舉政治不變的邏輯是,尋找替罪羊是最好的辦法,但替罪羊無法找到的時候,選民就會把現任總統作為替罪羊。西方選舉政治總是靠這種清零的辦法,讓下一屆政府輕裝前進。

  在抗擊傳染病方面,從古至今,從國外到國內,必須拿出實招、真招,來不得半點的假招,這一條從來就不會改變。病毒是照妖鏡,病毒是測謊儀。它讓官僚主義、形式主義、民粹主義、孤立主義現了原形。官僚主義的拖沓讓整個社會付出了巨大代價。一個社會肌體失去應有的敏感,一定會以數倍的努力來償還。形式主義的走過場,不會讓病毒自動跑掉,無論是個人的衛生維護,還是國家層面的各項措施,百密一疏就是天大的漏洞,會讓自己吃盡苦頭。

  民粹主義可以把能說會道的人推到政治前台,但執政只是起點,執政能力才是核心。光靠耍嘴皮子、開空頭支票,並不能解決病毒侵害的問題。這幾年來,靠民粹主義上台的領導人不少,但幾乎都在疫情面前栽了跟頭。特朗普有關「一切都在掌控中」的謊言被病毒戳穿,以至於這位土生土長的紐約人看到那麼多的運屍袋時也不能不有所觸動,用「人間地獄」來形容紐約的現狀並不為過。巴西和印度都面臨着巨大的壓力。「民主」的印度總理莫迪還祭出了威權利器,「今天不在家裏呆上21天,未來我們就要倒退21年」。儘管有軍警的嚴厲執法,但能不能把病毒攔截在貧民窟之外是全世界最不放心的。有着兩億人口的巴西成為又一關注的焦點,總統博索納羅的防疫政策也是聽天由命。「人終有一死,這就是人生」,他的話有多大影響力,生性樂觀的巴西人內心究竟怎麼想的呢?這又是一次靈魂的拷問。

  國家有邊界,病毒無國界,孤立主義阻斷的是人造的邊疆,病毒不需要護照,無論是高邊疆還是護城河,擋得了初一,躲不過十五。美國和意大利是最早對中國採取封城的國家,但最後都成為了風暴的中心。中國雖然領先上半場,但下半場依然面臨倒灌的壓力,生活正常化的空間也被大大壓縮。無論承認與否,我們只有一個地球,是名副其實的命運共同體,這一點從來沒有改變。只有視世界為一盤棋,團結抗疫、同舟共濟才能渡過難關,捨此別無他途。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