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页 > 评论 > 正文

公評世界/美聯儲這次號錯了脈開錯了方/周德武

時間:2020-03-18 04:24:30來源:大公報

  北京時間3月16日,美聯儲緊急降息100個基點,把聯邦基準利率打到了零。這是繼3月3日大降50個基點之後的第二次行動,離3月18日的正常會期還差三天,可見美聯儲已經急不可耐。

  美聯儲在短短的12天內大降聯邦基金利率達150個基點,超過2008年1月大降125個基點的力度,美聯儲此次對新冠疫情的反應速度超過了市場的普遍預期。特朗普總統稱大幅度降息是意外之舉,對此予以高度讚揚。看來這一年特朗普在推特及其他場合對聯儲主席鮑威爾「調教有方」。

  在過去的33年間,美股熔斷只發生過四次,而過去一周多時間裏就發生了三次,連「股神」巴菲特也感嘆這樣的場面此生僅見。熟悉的味道,熟悉的配方,零利率加量寬政策,這是美聯儲在2008年次貸危機時給市場開的藥方。美聯儲通過購買大量有毒資產,如兩房債券(房利美、房地美)、收購美國國際集團(AIG)、花旗銀行,介入通用汽車公司的破產重組等。得益於國際社會的共同努力,全球主要大國在G20平台上協調立場,多管齊下,美國從2009年第二季度開始率先復甦。但這劑藥方的副作用太大,資金大水漫灌,迅速拉抬各類資產價格。資本家的投機沒有得到有力的懲罰,華爾街的貪婪依舊,高槓桿依舊,兩極分化依舊,社會撕裂依舊。因實體經濟始終不見起色,貨幣氾濫的結果是公司存有大量閒錢,轉而用於大量回購自家公司的股票,股市泡沫被吹到了歷史極值,財富效應催生了美國人的幻覺,消費者信心大增,特朗普的自我膨脹也達到了歷史頂峰。

  出來混的總是要還的。去年與中國打了一年的貿易戰,特朗普耍橫的例子比比皆是。沒想到突如其來的疫情完全打亂了特朗普的部署,真是應驗了一句老話,人算不如天算。在新冠疫情面前,這一次美聯儲採取的措施可謂雷厲風行,但是鮑威爾拍的馬屁也許拍到了馬腿上。這次危機不同於2008年的次貸危機,如果說那一次危機是市場缺乏流動性造成的,而這一次則是百姓健康受到直接威脅,不是向市場注入流動性就能解決的。從昨天的市場反應來看,亞洲市場普遍大跌,歐洲市場一片淒雲慘霧,美國三大股指跌幅均超過12%以上,可見投資者完全不認可美聯儲這次降息的政治邏輯。

  美國人口健康問題專家沃斯博士與政治學者奧布拉多維奇3月12日在英國《衛報》發文指出,今天擺在我們面前的只有兩個選項:或者直接學習武漢如何抗擊新冠病毒疫情的經驗,或者重現1918年西班牙流感「大流行」的悲劇。特朗普政府在過去四十多天裏對新冠疫情採取淡化處理,極大麻痹了普通民眾。

  特朗普從最初的輕描淡寫到終於承認「病毒的可怕」。上周五特朗普宣布全國進入「緊急狀態」,意味着總統可以繞過國會對各州的抗疫給予更大力度的支持。但抗疫是全民戰爭,需要百姓的令行禁止。而在西方社會動輒拿人權說事,過分強調自由,給新冠病毒的迅速擴散創造了條件。西方不少政要及夫人紛紛中招,其實從另一個側面詮釋了他們對新冠病毒的輕漫。

  回顧本世紀以來美國面臨的幾次危機,基本上都作了錯誤應對,給世界帶來了災難。一是世紀之初美國互聯網泡沫破滅。上台後的小布什政府並沒有認真清理華爾街的制度缺陷,轉而大幅度降息,吹大了房地產泡沫,特別是向大量沒有購買能力的人發放房貸,各家貸款機構又把這些房貸打包成各類證券抵押債券等金融產品,向全世界兜售。當房屋上漲時,以房養貸沒有問題,反之就面臨被銀行贖回的壓力。2007年,美國房價出現滯脹,但利率卻不斷抬升,這種遊戲也就戛然而止。2007年下半年次貸危機逐漸露頭,終於以2008年9月15日雷曼兄弟公司的倒閉而推至高潮。雖然當時的問題貸款只有6000多億美元,但因為加了10倍的槓桿,結果讓6萬億美元的資產受到感染,進而污染了全世界近60萬億美元的各類金融資產。美國三大股指在這次金融風暴中被削掉了三分之二,其修正幅度十分慘烈。很多美國中產階級家庭的多年積蓄灰飛煙滅,平均每個美國人失去了其資產的四分之一。

  美聯儲的降息子彈很快打完,特朗普無法再拿利率說事,今後只能讓美聯儲不斷擴大資產負債表、實行「量寬」,貶值美元不可避免。另外就是動用財政手段,加大國債發行規模。問題是,美國這幾年國債增長速度特別快,已經接近23萬億美元,其吸引力也大打折扣。全世界還有誰願意接盤呢?美聯儲這幾年在特朗普的施壓之下,完全沒有了節操。去年夏天幾位前聯儲主席發表公開信,對美聯儲的獨立性受到嚴重干擾表示強烈關注,但這一切並沒有阻止特朗普對鮑威爾的指手畫腳。政治綁架了美聯儲,民粹主義綁架了美國政治,特朗普就像一頭迷途的公牛,闖進了瓷器店,驚得世界一身冷汗,他也不得不為自己的魯莽行為埋單。

  從目前的應對看,美聯儲大幅度降息之舉究竟是其自主行為還是特朗普背後施壓的結果,不得而知,但有一點,用2008年的老處方治療新冠疫情,顯然是病急亂投醫。這次危機的基本邏輯是:解決不了疫情,就不可能有特朗普的選情,給新冠病毒貼上「中國」標籤並不能放慢病毒對美國的攻擊,更不可能靠自我吹噓就能把它嚇跑。疫情與股災構成了對特朗普的雙重夾擊,損失慘重的選民自然要尋機用腳投票。借用特朗普「美國優先」這句話,這一次必須「抗疫優先」,並輔之以金融手段,而不是主次顛倒,這恐怕是2020年大選留給特朗普的最後機會。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