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页 > 评论 > 正文

公評世界\蘇萊馬尼事件持續發酵或釀新的世界性悲劇\周德武

時間:2020-01-15 04:24:42來源:大公報

  蘇萊馬尼之死已經十餘天。新年的第一隻「黑天鵝」產生了無法預知的蝴蝶效應,正朝着多個方向繼續發酵,給美伊兩國內政及美伊關係的前景投下了巨大的陰影,也讓全球反恐形勢進一步堪憂。

  一是伊朗方面,在蘇萊馬尼下葬的當天,他的家鄉出現了嚴重踩踏事故,至少50多人死亡,數百人受傷。伊朗人對失去蘇萊馬尼的痛苦和憤怒從葬禮的擁擠程度可見一斑。三天的哀悼期結束以後,伊朗隨即於1月8日凌晨對美國展開了代號為「烈士蘇萊馬尼」行動。儘管白宮提前接獲伊朗即將報復的通報,當危險真地降臨的時候,白宮情戰室還是亂成一團。民主黨人擔心特朗普的魯莽行動將國家推向戰爭邊緣不是沒有道理。

  不幸的是,在打擊美軍事基地四個多小時之後,處於高度緊張狀態的伊朗革命衛隊航空兵誤以為天空中出現的一架飛機是美國的巡航導彈,結果將烏克蘭一家航空公司的飛機擊落,釀成了176人全部罹難的慘劇。三天後,伊朗領導人正式承認此次空難是一起無法饒恕的人為事故。

  剛剛過去的這個周末,伊朗主要城市的街頭均出現了示威,遊行人士高叫口號,要求最高領袖哈梅內伊承擔責任。半官方的FARS電視台也罕見進行了報道。特朗普總統改用波斯語發推,給伊朗示威者加油打氣。英國駐伊大使則親臨現場,遭到伊朗方面一個小時的扣押,認為其所作所為與外交官的身份極不相稱。

  反美聲浪因伊朗革命衛隊自身的失誤,迅速變成了反政府示威,劇情如此快地反轉,足見伊朗社會在美國全面制裁面前,社會燃點其實已經很低。聯想到去年11月伊朗出現的街頭騷亂,民眾對政府的諸多不滿,正借着客機誤擊事件發泄出來。在某種程度上說,這是去年抗議活動的延續。美國順勢而為,希望把伊朗這部分人的憤怒引向他們希望的方向,通過一場自下而上的群眾運動,實現伊朗政權更迭。

  蘇萊馬尼事件發酵的另一個方向則是美國本土。一是用無人機擊殺一個國家的軍事領導人,這種手法給世界樹立了惡劣範例,對美國的軟實力構成巨大損害,進一步強化了美國霸權與霸道的認知。二是特朗普不受約束的斬首衝動正把美國推向戰爭的邊緣,引起了國會的高度警覺,迫使眾議院於9日緊急通過《伊朗戰爭法案決議》,限制總統對伊戰爭權力。三是斬首蘇萊馬尼的動機受到強烈質疑。特朗普反覆強調,有足夠的情報指向蘇萊馬尼準備向美的四個大使館發動襲擊,美國不得不先發制人,消除迫在眉睫的威脅。「美國變得安全了」,這是國務卿蓬佩奧說的話,但大多數美國人的直覺與之完全相反。這不禁讓人聯想到美前國務卿鮑威爾當年在聯大會議上拿着一瓶「化武原料」(後來才知道是洗衣粉)向世界展示薩達姆政權邪惡的一幕。小布什依據這份假情報,輕易發動了伊拉克戰爭。有人認為,小布什是在為老布什「打一場沒有打完的戰爭」。為此,美國付出了數萬億美元的代價及4000多個鮮活的生命。

  伊拉克戰爭的陰影猶在,而與伊朗的衝突會不會重蹈2003年覆轍?特朗普信誓旦旦,但國防部長埃斯珀欲言又止。令人疑竇叢生的是,特朗普對情報機構一直不屑一顧,甚至認為從中央情報局到聯邦調查局等「深層國家機器」一直跟自己過不去,而這一次對情報又如此深信不疑,不能不讓人對特朗普的動機產生聯想。美國媒體一遍遍地播放2011年特朗普指責奧巴馬企圖發動戰爭以轉移視線的一段視頻,用特朗普的邏輯,自證這場「動機不純」的斬首行動。有輿論認為,特朗普正利用國家情報,做自己想做的事,為競選連任鋪路。

  美國認定「伊朗革命衛隊」是恐怖組織,打死衛隊中的一個將軍,符合美國的反恐邏輯。那麼接下來的問題是,伊朗是不是也可以照此邏輯追殺任何一個伊朗認定的恐怖分子?伊朗總統魯哈尼於1月13日正式簽署「嚴厲復仇法」。該法案宣布五角大樓內的所有成員為恐怖分子,這是繼伊朗去年視美國中央司令部為恐怖組織的升級版。

  美伊兩國互視對方軍隊為恐怖組織,把美伊兩國的對抗推到了新高度。無人機正在改變戰爭形態,美國不宣而戰,去擊殺一個國家的軍事領導人引起世界的廣泛爭議。如果說打擊「伊斯蘭國」(IS)首領巴格達迪是許多國家的共識,而特朗普把蘇萊馬尼與巴格達迪,甚至與拉登相提並論,恐怕並不能令全世界信服。德黑蘭大學美國研究專家馬朗迪說,蘇萊馬尼協助擊垮「伊斯蘭國」,奠定了他在伊朗和其他中東國家人民心中的英雄地位。如果沒有像他這樣的人,中東將會黑旗飄揚。

  失去了蘇萊馬尼,全球打擊「伊斯蘭國」形勢變得更加微妙。華爾街日報2019年12月27日發表了《「伊斯蘭國」正在阿富汗崛起》的文章稱,阿富汗成為「伊斯蘭國」最大的海外分支,目前成員達2000人左右,形成了一套網上招募、組織及培訓的辦法。特別是巴格達迪被美國特種部隊逼到牆角自殺之後,「伊斯蘭國」殘餘正尋求對美國進行新的報復,IS雖然「失去了領土」,但「與戰略潰敗是兩碼事」,任何低估「伊斯蘭國」的破壞力都會犯下顛覆性錯誤。

  美國一邊要對付塔利班,另一邊要對付阿富汗的「伊斯蘭國」,雙重夾擊之下的美國想脫身都難。恩格斯1857年在《阿富汗》一文中寫道:「阿富汗人是勇敢、剛毅和愛好自由的人民,戰爭對他們來說,是一種消遣和擺脫單調營生的休息」。這就是阿富汗人的民族特性。大英帝國和蘇聯都栽在這塊土地上,如今美國也面臨同樣的困境。阿富汗是「帝國的墳墓」名不虛傳。

  因生果,果成因,美伊關係在這種糾纏和循環中迅速惡化。蘇萊馬尼事件的蝴蝶效應正向全世界擴散。不論是這起事件的被動接收者還是主動肇事者,都有可能遭到反噬。美伊兩國領導人都面臨着巨大考驗。蘇萊馬尼事件既是一個悲劇的結束,更有可能是美伊關係不確定未來或釀成更大悲劇的開始。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