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页 > 评论 > 正文

公評世界/彈劾特朗普進入共和黨時間/周德武

時間:2019-12-21 04:24:36來源:大公報

  11月19日,美國眾議院就彈劾特朗普案敲下實槌,對特朗普「濫用職權」及「阻礙國會」的兩項指控均告成立。白宮稱,這是美國最黑暗的一天,但也有不少美國人認為,特朗普是「罪有應得」。

  一些媒體形容,一身黑色正裝的佩洛西主持這次表決大會,更像是給特朗普的政治生涯「舉行葬禮」,但具諷刺意味的是,特朗普的支持率在最近一個月內反而從39%上升到43%左右,全國支持彈劾總統的人數也從50%左右降低至目前的45%左右,而反對彈劾的人數上升至47%左右。可見,這場彈劾特朗普的政治審判在全國很難凝聚共識,而民主與共和兩黨也是嚴格按照黨派劃線,凸顯了美國社會的嚴重撕裂。

  自眾議院議長佩洛西於9月24日正式宣布啟動對特朗普的彈劾調查以來,在短短的三個月時間裏就完成了各項議程,也算是速戰速決。特朗普與佩洛西兩人互相指責,把「美麗的風景線」呈現於世人。佩洛西在這一輪爭鬥中先拔頭籌,將特朗普釘在了歷史恥辱柱上,這是美國240多年的歷史上第三位遭到眾議院彈劾的總統。特朗普入列被彈劾總統榜,對他個人來說是個恥辱,其憤怒之情在其推特上一覽無遺。

  彈劾案無疑帶有濃厚的黨派鬥爭色彩,但完全用黨爭來解釋也未必符合實際。特朗普有錯在先不言自明,但這個錯誤是不是要上升到被彈劾的高度,也是見仁見智。民主黨人立即抓住了把柄,利用法律程序讓特朗普付出了慘重的政治代價。

  特朗普走上被彈劾的不歸路,也是源於他自身的執政風格。作為一位政治素人,特朗普我行我素,在國際上退群,在國內煽動仇恨,利用反移民情緒,鼓動白人民族主義。貿易保護主義的做法得逞於一時,但也把美國推到了世界的對立面,對全球發展進程帶來深遠的破壞。不僅美國國家內部陷入進一步對立,而且在全球樹立了一道道屏障,把世界分割得七零八碎。

  美國民主被許多國家推崇,但美國的選舉人制度也凸顯了選舉制度的缺陷。2016年大選,比希拉里少了289萬張普選票、卻憑藉選舉人票的優勢擊敗民主黨的特朗普,始終讓半數美國人心有不甘。一方面,特朗普發誓要抽乾「華盛頓沼澤」,另一方面,他自己也快速製造了新的政治沼澤,把自己的女兒、女婿引入白宮,參加各種高級會議,儼然成為白宮的內閣成員,釀成了美國憲政危機。

  在「通俄門」調查問題上,特朗普涉嫌妨礙司法,但最後也不了了之。雖然民主黨內一直就有聲音要求發起對彈劾特朗普的調查,但都被佩洛西壓了下去。佩洛西甚至表示,她不希望看到特朗普被彈劾,更希望他被關進大牢。但通烏門事件的曝光,讓彈劾問題出現拐點,佩洛西在黨內的壓力與日俱增,尤其是特朗普公然利用總統的特權尋求烏克蘭總統的幫助,展開對自己的政治對手、民主黨最具潛力的總統候選人拜登進行調查,觸碰了民主黨的政治底線,如果佩洛西不及時回應黨內進步人士的要求,民主黨的分裂勢必加劇,在這種情況下,佩洛西不得不勉強啟動對特朗普的彈劾調查。

  彈劾特朗普是把雙刃劍。搞得不好,傷及民主黨自身。在高度分裂的美國社會裏,人們只問紅藍顏色,不問是非對錯。特朗普認為,想彈劾他的人是為了推翻2016年的大選結果,是對美國民主制度的濫用。特別是「深層國家」(特指美國的強力部門)跟他過不去。不僅傳統媒體與特朗普對着幹,而且美國務院、司法部、中情局、國安局等部門的一大批人成為堅定的反特朗普派。在過去的三年間,不斷有一些內幕消息走漏,令特朗普十分難堪。而「通烏門事件」之所以能夠曝光,很大程度上也是因為中情局駐白宮工作人員所為。

  眾議院投票結束後,彈劾案理應轉至參議院。但是佩洛西表示,她在看到明確的共和黨審判程序之前,不打算把彈劾案移交,以免參院對彈劾案敷衍,顯示出佩洛西有意對共和黨形成牽制。民主黨人希望在參院審理階段,能夠傳召新證人,包括代理白宮辦公廳主任穆爾維尼等人。但共和黨領袖麥康奈爾不僅拒絕這一想法,更是希望在參院快速審結。

  民主黨的策略是要通過這次彈劾案,把特朗普搞臭,即使在參院通過無望,但隨着彈劾聽證的推進,特朗普的不端行為更多地暴露在全國面前,對特朗普的個人形象造成進一步的打擊,從而影響2020年的競選連任。即使特朗普連續執政,但也要確保民主黨主導眾議院,否則特朗普將更加無法無天,會把美國推向未知方向,而彈劾程序的開啟恰恰起到敲響警鐘的作用。

  特朗普執政這三年,迅速綁架共和黨人、使共和黨內出現了「特朗普化」的現象。不僅共和黨人對特朗普的極端做法不加以制止,反而與其同流合污,把共和黨帶向更加保守、孤立的方向。老人、白人與男人成為特朗普的主要支持者,這一點不僅沒有削弱,相反得到了進一步強化。而民主黨人在移民問題上的開放態度,尤其是在反對建墨西哥牆問題上,與特朗普公開唱對台戲。但民主黨的多元主義也難以自圓其說,尤其是在開放移民問題上,缺乏足夠的說服力。民主黨拿不出像樣的政綱,選不出像樣的候選人,也無力向藍領白人解釋該黨奉行的移民政策能給他們帶來什麼樣的利益,這是民主黨的硬傷。

  這幾年,民主黨的政治光譜向左移動。沃倫和桑德斯等人的民主社會主義思想閃爍着「社會主義」的光芒。美國作為全球化的最大受益者,面臨的主要問題不是財富掠奪的不公,而是分配不公,而左翼運動恰恰是代表了這個部分人的政策需求。但時下美國,寧願退向保守主義,也不願走向進步主義,這是美國社會的一大悲哀,更是世界政治進程的一大悲哀。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