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页 > 评论 > 正文

觀香港/一「碼」難行 是「人」的問題\靖海侯

時間:2021-02-24 04:25:00來源:大公報

  一元復始,香港氣象也在更新。國安法公布施行後,撥亂反正日見成效,社會正氣沛然勃發,街頭暴力已無影蹤。疫情雖未消弭,但在特區政府改換理念、調整策略,採取強檢、封區等措施後,每日新增確診病例也終於降了下來。這兩個方面,都是香港目前的重要大事,都顯示香港選擇了正確的方向、在正確地做事,有將這些新的行動和舉措繼續下去的必要、堅持下去的價值。

  形勢向好,是客觀呈現,也是主觀感受,不同立場的人會有不同評價。對愛國愛港市民來說,這是樂見且期待已久的;對反中亂港分子來說,這卻是偏惡且不願正視的。而且,反中亂港分子不僅不正視,還要詆毀,還會搞破壞,還總想着「搞搞震」。在他們眼裏,止暴制亂與抗擊疫情是一碼事,都是可以置入陰謀論和政治病毒的,只要能阻止香港向穩、向好、向治,任何伎倆都使得出來。最近,在對待「安心出行」上,他們極盡污衊之能事,即表現出其一貫的思維慣性和行為邏輯。

  「安心出行」作為一個簡單的應用程式,功能簡單,指向明確,為得就是疫情溯源,有效切斷病毒傳染鏈,將潛在風險降至最低。作為特區疫情防控工作的一環,它根據需要推出,建基於科學防控經驗之上,是塑就全港防控自覺和形成全港防控合力的必要之舉,本身並無附加其他約束條件,也完全沒有必要承載其他管理功用。而如「醫管局員工陣線」等反對派硬言此程式為監控市民,煽動市民杯葛,除了「為反對而反對」,實難讓人看出其理據之客觀、邏輯之自洽、動機之單純。

  剖析其言行,無非如是:一、以「泛政治化」的套路否定「安心出行」,將民生問題政治化,趁此抽水;二、以否定「安心出行」的方式否定特區政府施政,將簡單問題複雜化,藉此對抗;三、以否定特區政府施政的正當性否定撥亂反正,將疫情問題普遍化,趁此阻攔。

  或者說,「安心出行」不過是「醫管局員工陣線」等反對派反對香港由亂及治的又一幌子,所謂其「罪」,罪在特區政府推出而已。

  大破大立方能重新出發

  一「碼」難行,不是「碼」的問題,而是「人」的問題,反映的還是政治秩序和社會秩序的失範。香港要重新出發,必然要大破大立,掃除一切前進的障礙,否則「碼」難行、事難辦的問題一定絡繹不絕。對以下三個方面,特區政府有必要作進一步深思:一、撥亂反正是止暴制亂需要也是施政需要,要改變施政步履維艱的局面,必須堅定地推進撥亂反正的行動;二、施政的有為依賴於社會的有序,要客觀看待社會的不適應乃至「陣痛」,前瞻顧後不可取,縮手縮腳不可取,都只有先讓問題充分暴露、先把問題逐一捅破後才能有效開展;三、看到有可以爭取的反對派,更應看清還有不可能爭取的反對派,能爭取的則爭取,不能爭取的就不要爭取,能爭取的就引導之,不能爭取的就孤立之,對誰是敵人、誰是朋友須有更清晰的判斷。

  鞏固形成香港新的治理局面,離不開信心和決心。陷入「安心出行」等具體事務的爭議中,特區政府的各項施政都會遭遇左右掣肘,貽誤改革時機,防控疫情如此,發展經濟、改善民生也會如此。政治上的理直氣壯、施政上的積極主動、作風上的周密果斷,當是特區政府新的管治理念和工作表現。特區政府當從一「碼」難行中看清「人」的問題而不是「碼」的對錯,在撥亂反正中堅定「是」的方面而不是考慮「非」的合理,大刀闊斧地做下去,從容不迫的幹下去,在拉長的時空線上用實踐效果說話,用最終的防疫成功來定分止爭。《圍爐夜話》有雲,「潑婦之啼哭怒罵,伎倆要亦無多,惟靜而鎮之,則自止矣;讒人之簸弄挑唆,情形雖若甚迫,苟淡然置之,是自消矣」,此戰略定力,特區政府一定要有。

  香港中聯辦主任駱惠寧在2021年新春酒會致辭中說,他對香港這個家有「四個判斷」,即:「一國兩制」的方針不會變,憲法、基本法賦予的各項權利不會變,大家習慣的生活方式不會變,自由市場優勢和面向世界的格局不會變。「四個判斷」表達了中央對香港的希望,也說明了香港撥亂反正的初心,這正是香港特區當前的一切行動可以贏得全港市民人心的最大基礎、最好保證。通過努力將這些判斷化為現實,「碼」的問題終將是過眼煙雲,「人」的問題也終會自然消解。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