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页 > 评论 > 正文

虎 歌/不刻意就是最好的尊重\虎 哥

時間:2020-10-18 04:23:43來源:大公報

  美國歷史上第一個黑人奧斯卡影帝薛尼.波達舉起小金人的時候是1963年,那着實讓人從荷里活看到了社會進步的光芒。但到丹素.華盛頓成為第二個黑人奧斯卡影帝,已經是差不多40年後的2002年。同一年,荷爾.芭莉憑《孽愛傷痕》中的出色表演成為第一個獲得奧斯卡影后的黑人演員,但那時奧斯卡獎已經是第74屆了。電影推動社會的進步,天分和努力不因種族而被忽視,着實讓人感動。雖然種族歧視案件時有發生,但那個時候的美國確是讓人尊重的。

  最近看了百老匯大熱的音樂劇《咸美頓》的現場實錄,諸多角色都是黑人扮演,咸美頓妻子是白人,但她姐姐卻是黑人扮演。可能我不懂欣賞,但卻感覺怪怪的。細想一下這幾年的美國電影,似乎慢慢形成了一條政治正確的標準,要成為社會反響「好」的電影,黑人、少數族裔或者LGBT等少數群體必不可少,而且越來越多主要角色。時代進步真快,但也不禁覺得這是社會政治反噬藝術和電影吧。尊重過度之後,就是另一類的標籤化。

  想起很多年前看過的一部荷里活喜劇,名字叫做《盲目約會》,男主角是一位帥氣的盲人,經過無數失敗的相親之後,他喜歡上了幫他參與復明試驗的女護士、這位女護士是少數族裔──印度裔。故事就是俗套的拋開一切去愛。那拋開的其實是種族的標籤,他看不到,並不知道女主角美不美,也不知道她是什麼種族。同類電影中,但凡個人覺得是精品的,都是拍愛情而非強調背景的。

  《以你的名字呼喚我》裏,觀眾看到的就是愛情的樣子,會留意對方的小動作,會莫名其妙的憂傷,分開時會對着火爐默默哭泣,只是這樣的故事恰好發生在兩位男主角之間,在意大利的夏天。

  最好的尊重,就可以不去想尊重這件事,讓我們都是同樣的人,讓事情就是它原來的樣子,美好的就讓它美好,醜惡的就是醜惡。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