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页 > 评论 > 正文

新聞背後/「初選」是一場由內爛到外的鬧劇/卓 銘

時間:2020-07-11 04:24:03來源:大公報

  反對派今日起舉行所謂的「初選」,雖然現在未知結果,但至少有一件事可以肯定,就是這場「初選」不論由內到外,都是一場問題層出不窮的「選舉」,遑論公平公正,投票結果非但無法「團結」反對派,反而更可能是反對派大分裂的開始。

  先說外在的問題,這場「初選」由剛提出開始,便已經被質疑偷步進行選舉宣傳,戴耀廷等人更有操縱選舉之嫌。除了涉嫌觸犯《選舉(舞弊及非法行為)條例》,執行過程中也違規違例不斷。

  先是有被徵用作票站的「黃店」收到商場管理處的警告信,指此舉違反租務條例,如不取消票站服務,將會採取封舖行動。最後該店與戴耀廷等人商討後決定取消票站,足證有關指控非憑空捏造。昨日房屋署也向部分反對派區議員發信,警告「票站」並非與區議會事務有關的用途,署方不排除採取適當行動,據悉有區議員甚至遭警告會被取消租約。

  儘管反對派一貫顛倒是非,將之扭曲成「打壓」、「白色恐怖」雲雲,但負責為「初選」設計投票系統的香港民意研究所,疑泄露受訪者資料,恐怕就不容抵賴了吧!日前有網民爆料,稱香港民研過去完成民意調查後,未有妥善銷毀受訪者資料,結果令有關資料外泄,昨晚警方懷疑有人涉嫌不誠實使用電腦,往香港民研辦公室搜證。今次「初選」香港民研同樣會收集選民資料,連有份參與「初選」的民主黨,昨日也提出「初選」系統存在多項嚴重漏洞,要求戴耀廷等人回應質疑,以維護「初選」公正。試問這樣一個做事求求其的研究所,還值得市民信賴嗎?

  不過各位讀者別想錯方向了,民主黨之所以提出質疑,跟維護「初選」公正其實沒什麼關係,最大原因其實是為自己留一條後路。這就要說到「初選」的內在問題,也就是反對派的內部矛盾。

  耍陰招分化「同路人」

  今次「初選」其中一項規矩,是落敗者不能參選立法會,雖然從大環境和機制上而言,傳統反對派會較「本土派」或政治素人有利,但凡事有萬一,如果一些近年屢遭選民批評的反對派議員,諸如黃碧雲、楊岳橋、林卓廷之流不幸滑鐵盧,這些政客是萬不會願意就此轉做幕後啦啦隊的。「初選」今日開始,但民主黨昨日才突然說系統存在嚴重漏洞,只有短短不到一日的時間,要完全解決這些漏洞,想也知是不可能的。民主黨想要的正正是留一道「初選未必公正」的伏筆,方便日後輸打贏要。即使「本土派」對此有不滿,但他們已無法現在才說退出「初選」,畢竟這樣便要背上「分化同路人」的罵名了。

  當然,想掩住所有人的口是不可能的。事實上,「港獨」分子劉頴匡、梁頌恆等人昨日便公開批評民主黨是否「輸唔起」,或懷疑其「想反枱」。雖然民主黨事後解釋,其黨內區議員昨日才首次有機會了解系統運作,但反對派不是一直吹噓今次「初選」有多麼重要嗎?怎會到最後一刻才想到要了解系統運作?

  可笑的是,黃之鋒昨日出席電台節目,還呼籲支持者踴躍投票,以保護「被政府打壓的一小撮人」,稱如果這兩日有十萬人投票,政府想打壓也要考慮更多雲雲。黃之鋒這番話把「初選」說得有多麼重要,殊不知轉過頭來就被自己人摑了一巴,因為至少民主黨就對「初選」毫不重視。

  再者,黃之鋒這番說話的邏輯也很奇怪。即使多人投票可以增加政府執法的壓力,那又跟「初選」有何必然關係?選民大可以等到立法會選舉當日才投票,效果不是一樣嗎?黃之鋒這番話說的其實是自己,希望「初選」的投票人數可以讓選舉主任放其「入閘」。可惜的是,香港國安法實施後,黃之鋒便注定無緣「入閘」,畢竟國安法針對的「極少數人」,正是黃之鋒口中的那「一小撮人」。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