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页 > 评论 > 正文

送年輕人去死的就是煽暴派

時間:2019-11-09 04:23:45來源:大公報

  科大學生周梓樂昨日上午不幸去世,這是「修例風波」發生至今五個月,第一宗在暴力示威現場受傷去世的個案。一個年輕生命的隕去,這是一宗令人扼腕的悲劇。但所有人都知道,悲劇本可以避免,但在長達五個月的暴亂當中,亂港政客不斷煽動年輕人進行暴力衝擊,更有黎智英等人叫囂「年輕人準備好去死」,事實在說明,這批煽暴派是親手造成年輕大學生不幸死亡的真兇。只要他們一日不停止對暴力的煽動,未來再出現因參與暴亂而傷亡的事件也就不可能避免。 

  長期撐暴縱暴以圖奪權

  暴力在香港極度擴散,整個香港沒有一寸安寧之地,被拘捕以及受傷的數字不斷上升。對於絕大多數香港市民而言,絕不希望看到這種情況。但對於煽暴派政客而言,卻是「求之不得」。在他們眼中,香港局勢越亂,就越有利他們騙取選票以奪權;越多人受傷甚至死亡,對他們所謂的「正義事業」也就越有利。

  正因如此,在長達五個月的暴亂當中,市民沒有看到他們呼籲年輕人採取和平冷靜態度,相反的是,不斷火上澆油,以什麼「不割席、不篤灰」之由,不斷煽暴縱暴。當警員被割頸之時,他們沒有譴責,反而替行兇的18歲中學生開脫;當無辜市民被瘋狂「私了」、打得血肉模糊之時,他們沒有譴責,反而指責被打的市民;當建制派立法會議員何君堯被行刺謀殺之時,他們也沒有半字譴責,反而質疑「自編自導自演」。面對顯而易見的血腥暴力之時,香港的這批煽暴派政客,採取的是這種顛倒黑白、指鹿為馬的態度,這並非因為他們不知道暴力的後果、並非不知道可能會出現的極端事件,而是因為這就是他們「犧牲」年輕人、以換取更大政治籌碼的根本目的。

  如果煽暴派政客還有丁點良知,他們就應該為自己過去五個月來的煽暴惡行而感到極度的羞愧。但顯而易見,這是絕不可能之事。周梓樂重傷送院後,在未知真相如何的情況下,煽暴派第一時間做的,是極力抹黑譴責警員;到了昨日周梓樂證實不幸死亡之後,他們第一時間是發出所謂的「聯合聲明」,聲稱「至今無論警方說法、或領展公開的閉路電視片段,都未能解開事件的疑團,希望真相盡早查明令親屬釋懷」,含沙射影,意圖將所有責任推在警方身上,意圖進一步挑起年輕人與警方之間的仇恨,意圖煽動更大規模的暴力衝突。

  可以毫不誇張地說,最想見到年輕人因示威而死亡的,不是別人,正正是煽暴派政客。他們希望以一次「年輕人對抗警隊犧牲」的事件,去騙取更多港人的同情乃至國際亂港勢力的支持,並去收割本月底區議會選舉的「暴亂果實」。昨日煽暴派立法會議員在立法會內默哀,看似沉痛,但又有誰知道他們內心是真的傷痛還是真的高興?

  將年輕人作利益籌碼

  在五個月暴亂中扮演煽動角色的《蘋果日報》,其老闆黎智英曾對外國媒體聲稱「香港年輕人準備好去死」;受煽暴派操控的所謂學界代表張崑陽,跑到美國出席「聽證會」叫囂:「如今,學生和香港人甚至準備好,為香港而死,一些人已經這麼做了。」而過去五個月來,亂港派更是不斷製造「警察暴力殺人」的謠言,從太子站到知專少女,一次比一次誇張,一次比一次癲狂。他們希望以血腥的死亡事件,去嚇倒香港市民,去煽動更大的仇恨,去達到通過大規模暴亂去實現「顏色革命」的根本目的。

  但不論煽暴派如何抹黑,所有事實都在清晰無比地說明,周梓樂的不幸去世,根本與警隊沒有任何關係。既非所謂的「逃避催淚彈」,更非「與警察口角」造成,而救護車受到阻撓而延遲送院的根本原因也非執法的警隊,而是在示威現場的暴徒,是他們癲狂的行為令年輕大學生無法及時獲到救助。

  其實,包括煽暴派以及昨晚在街頭暴力示威的年輕人,他們內心是十分清楚的,這是一宗被煽動之下的「意外死亡」事件,而造成這宗不幸意外的根本原因,在於暴亂本身,在於亂港政客無節操的煽動,在於暴亂年輕人之間對生命缺乏的敬畏。

  如果再不止暴制亂,如果任由亂港政客煽動下去,周梓樂的不幸事件,很可能不會是「修例風波」的最後一宗。如果亂港政客們真的關心年輕人,如果他們真的希望香港好,就應該立即與暴力割席、立即停止美化暴力。佛教中有所謂的「報應」,天理昭昭,做了什麼壞事,別以為沒有後果。一手造成香港眼前年輕人不幸死亡悲劇的亂港政客們,必須立即放下屠刀!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