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页 > 评论 > 正文

香港黑衣暴亂的「烏克蘭化」/聞昱行

時間:2019-08-14 04:24:01來源:大公報

  國務院港澳辦和中聯辦上周在深圳共同舉辦香港局勢座談會,500多名香港政商界人士出席。港澳辦主任張曉明在會上指出:「修例事件已經變質,帶有明顯的『顏色革命』特徵」。這句話說得很重,但張曉明主任並沒有直接說香港已經發生「顏色革命」,依然為暴亂的定性留有餘地。

  香港是不是已發生「顏色革命」?不同人有不同的觀點。但香港現在動亂確實帶有明顯「顏色革命」的特徵。

  首先,挑戰國家主權,挑戰「一國兩制」原則底線。

  一般情況下的「顏色革命」的訴求都是推翻政府。但香港主權屬於國家,「顏色革命」的訴求則轉變為搞「港獨」,否認國家對香港的主權,挑戰「一國兩制」底線。

  在這場政治風波中,大部分示威者都不是「港獨」分子,但確實有小部分人做出污損國徽、侮辱國旗等挑戰國家主權的行為。有輿論為此辯護,認為示威者的本意只是泄憤,並非要挑戰中央的主權。但即便他們只是年少無知,這樣的行為在中央看起來屬於什麼性質才是最重要的。

  國旗與國徽的重要性不在於「實際價值」,而是象徵意義。這就說明為何使用、製造、保護國旗及國徽需要另行立法規管,而並非納入《刑事罪行條例》規管範圍。《國旗及國徽條例》是在香港特區實施的全國性法律,條例規定「任何人公開及故意以焚燒、毀損、塗劃、玷污、踐踏等方式侮辱國旗或國徽,即屬犯罪,一經定罪,可處第5級罰款及監禁3年。」因此,污損國徽、侮辱國旗是挑戰「一國兩制」底線。

  其次,喊出「革命」的口號。

  「光復香港 時代革命」近日成為示威和暴力衝擊的口號。口號帶有「革命」字眼本來就容易和「顏色革命」拉上關係。即便有人辯護「革命」有很多含義,不一定是「顏色革命」,為「避嫌」之故也應該避免使用這種含義不清的口號。更何況,該口號背後還有深一層的象徵意義。

  該口號原本是「本土民主前線」前發言人梁天琦的競選口號。在2016年旺角暴亂期間,暴徒同樣高呼該口號。此後,該口號就成為「港獨」分子的「圖騰」。它現在成為示威者的主流口號,背後有誰在推動不得而知。反正,在特首林鄭指出這個口號帶有挑戰國家底線的意味後,不少亂港派分子紛紛提出停用該口號,「港獨派」評論家隨即跳出來指責對方「切割」。這樣看來,不難看清「港獨派」利用示威活動推動「港獨」之心。

  第三,暴亂的形式已經「烏克蘭化」。

  踏入7月,暴徒的行為越加激進。在這場風波發生初期,暴徒只是做出塗鴉及破壞公物等「對物不對人」的暴力行為,現在已演變為街頭暴力,警署、警察、警察宿舍都成為他們的攻擊目標,暴徒甚至向警署投擲汽油彈等。更有暴徒破壞交通燈、阻礙港鐵運作、堵塞紅隧入口、癱瘓香港國際機場運作。這些行動不但超出了正常表達意見,還超出了公眾容忍程度。他們與警察對壘的情況不禁令人想起烏克蘭的街頭對壘狀況。

  第四,西方勢力的介入。

  眾所周知,「顏色革命」離不開西方介入。從這場風波一開始,西方反對聲音就不斷。不少亂港派政客紛紛到外國「唱衰」香港、要求外國制裁香港。中央和特區政府則一再強調香港內部事務,不容外國干涉。然而外國政府卻無視中央和特區政府的警告,不單高調、高規格接見香港亂港派頭目;英國外相日前更無視「一國兩制」原則,親自致電特首林鄭月娥,企圖向她施壓。

  自美國發動貿易戰以來,國際形勢發生深刻轉變。中美從「互相依存」轉向「對抗」已難以避免。正如一些評論認為,香港已成為「中美對抗的新冷戰前沿」,對中美對抗大勢起到不可忽視的槓桿作用。

  美國總統特朗普早前說:「香港是中國的內部事務,他們不需要別人的建議」,並要求美國官員低調處理香港問題。隨着美國宣布再向中國進口商品徵收關稅後,中美貿易談判實際已破裂,美國對香港的政策可能巨變。

  可見,張曉明主任的定性是正確的。香港形勢雖還不是「顏色革命」,但已帶有明顯的「顏色革命」特徵。需要看到,很多發生「顏色革命」的國家,最初也是從示威抗議開始,一般的參與民眾只想改善政府施政,未必從開始就想發動「革命」。但隨着形勢演變,整個運動已不受控制,最後卻不由自主地走到「顏色革命」的路上,最後「玉石俱焚」。這是大部分人都不願看到的,香港不能重蹈覆轍。

  資深評論員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