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页 > 评论 > 正文

止暴制亂 警隊執法不須有心理包袱/方靖之

時間:2019-08-10 04:23:55來源:大公報

  港澳辦和中聯辦日前召開聯合座談會,與約500名香港政商界人士會面,討論香港局勢。港澳辦主任張曉明在會上指出,現時首要的任務是「止暴制亂」,並強調中央絕不容忍挑戰「一國兩制」的行為。這場政治風波引發的連串暴力衝擊已經進入第二個月,參與人數雖然正在下降,但衝擊卻有不斷升級之勢,周一的全港性騷亂,更對社會的治安和秩序造成極大破壞。「止暴制亂、穩控局勢」無疑是當前社會首務。

  要果斷執法快控快審

  要恢復社會安寧與秩序,不可能靠暴徒的良心發現,也不可能通過退讓、妥協,又或是一些企業的「息事寧人」就可以達到,一味退讓結果只會令暴徒更加有恃無恐,更加得寸進尺,令違法衝擊更加無日無之。要止暴制亂,關鍵在於警方的果斷執法,在於司法部門的「快控快審」。

  經過兩個月的暴力衝擊,市民都看到前線警員盡忠職守、任勞任怨、夜以繼日地捍衛社會秩序,維護法治。但同時,不少市民都認為警員在處理多場暴力衝擊時,確實是太過忍讓、太過克制。例如在頭幾次暴力衝擊時,警方基本上只是驅散暴徒而沒有大舉拘捕,甚至在暴徒兩次圍堵、破壞警察總部之時,警方依然忍讓,沒有進行大拘捕,令一些暴徒愈益有恃無恐,以為違法無成本。又如警方在武力上太過克制,在暴徒不斷升級武力,甚至使用燃燒彈、強弓等大殺傷力武器之時,警員依然只使用催淚彈,沒有升級武力,唯恐傷了暴徒,結果在沙田新城市廣場一役,多名警員嚴重受傷。

  最令人憤憤不平的是,暴徒有組織、有計劃的針對警署以至警察宿舍進行暴力襲擊,向警署及宿舍投擲磚頭,惡意破壞,恐嚇警隊家屬;暴徒圍堵警署,並且向其投擲大量燃燒彈。這樣的暴行,在全世界都會被視為叛亂、是一場武裝革命,如果發生在美國,美國警察早已荷槍實彈還擊,甚至出動軍隊平亂,絕不會有其他選擇,更不會讓他們為所欲為。但在香港,暴徒卻可以接連破壞多間警署,將居住着大批警員家眷的宿舍搞得天翻地覆,使他們的安全受到極大威脅。

  為什麼會出現這些情況?為什麼暴徒可以在社會上橫衝直撞,任意癱瘓全港多處地區,阻塞公路、鐵路、隧道,愈來愈無法無天?這是由於警隊沒有能力平亂嗎?答案是否定的,香港警隊不論訓練及裝備都在世界前列,香港能夠成為全球最安全城市之一,正顯示警隊的能力。暴徒可以在社會上有恃無恐,一個主要原因是警隊實在是太過克制,在執法上有太大的心理包袱,初時只驅散不拘捕,又不敢在暴徒圍堵警署前搶先攻擊清場,往往要在暴徒完成破壞,肆意搗亂一段時間後,然後防暴隊再出來,之後繼續三令五申要他們離開,甚至為他們安排港鐵回家,等了大段時間,之後才進行清場。這時一些暴徒已經離去,而警署及宿舍破壞已經造成,儘管可以完成清場,但已經付出代價和成本。

  可以說,警隊完全有能力在暴徒發難前進行清場、拘捕,只是由於各種心理包袱,或擔心被一些媒體指責,擔心被一些真假難辨的所謂街坊借題發揮,導致每次都要等傷害已經造成後才能清場,結果是令到一些暴徒真的以為警察難奈他們何。

  止暴制亂是當前社會最大呼聲,警署及警察宿舍更加不容許暴徒繼續破壞,警隊高層在這個時候更應有底氣、有決心,有中央的支持,有民意的支持,理應讓前線警員更加放開包袱、更加放開手腳果斷執法:一是絕不容許暴徒再破壞警署,暴徒一集結警方就立即進行清場,不論任何人違法一律拘捕。二是盡快升級裝備,包括在前線配置「顏料槍」,將暴徒進行辨識,繼而作出拘捕,並且及早讓水炮車出動作準備。三是明確反駁社會一些謬論,例如亂港派不時指警方使用了多少催淚彈。但其實催淚彈根本就是最保守的武器,只是作為驅散之用。亂港派要求不用催淚彈,等於是要求警方高舉雙手投降,否則什麼都不能用,又用什麼去驅散暴徒?這些警方必須講清楚,不要讓亂港派誤導。

  面對當前危局,警隊是捍衛香港法治和秩序的重要防線,警隊高層必須拿出意志。一些媒體不斷作出對警隊不利的報道,亂港派企圖以各種手段打擊警隊,其目的就是要打壓警權,摧毀香港安定的基石。不論前線警員如何克制、忍讓,這些人總可以雞蛋裏挑骨頭。既然如此,警隊就應該無所畏懼,要敢於亮劍,敢於堅決執法,要大舉拘捕違法者,讓暴徒知道法治界線不容逾越,令亂港派知所進退。

  勿再放任亂港政客

  值得指出的是,在近幾次暴力衝擊中都有亂港派政客被拘捕,這不但說明警方執法愈來愈有底氣,更暴露亂港派政客不只是縱暴,更是親身參與暴力,一些區議員更公然配合暴徒的圍堵警署、襲擊警察宿舍的行動,這些都有大量短片作證據,警方應該將這些政客繩之於法。只要警隊高層堅定不屈,只要警隊執法不須有心理包袱,顯示出違法必究的意志,暴徒自然不敢再造次,這樣才能有力地止暴制亂。

  資深評論員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