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页 > 评论 > 正文

暴力成為「反修例」代名詞/鄭赤琰

時間:2019-07-12 03:03:05來源:大公報

  中國象棋很有意思,首先是定下了對弈的雙方都有對等的資源,即將對帥、士對仕、象對相、車對車、馬對馬、炮對炮、卒對兵,每種棋子都有自己走動的規則,雙方都是實力均等,規則一視同仁、不偏不倚,例如馬可吃馬、車可吃車、炮可吃炮。行得對路,馬也可吃掉炮、象等,同樣車馬炮可吃任何棋子,也可被任何棋子吃掉,誰勝誰敗則要靠棋技分高下,每一步棋都要顧全大局,否則一步之差便要全盤落索。但也非沒有翻盤轉敗為勝的機會,因為貪吃棋子的結果會一時疏忽,被對方抓住要害置將帥於死地,勝敗立判。

  須令反對派沒法佔上風

  香港的政局也如象棋,正反雙方「楚河漢界」清清楚楚。回歸22年以來,香港不斷碰到反對派發動大遊行這一步棋,人數之多可達五十萬、百萬,甚至最近還更創新高,被誇大為兩百萬呢!這一步棋就算是一隻「炮」,也非無應對的辦法,應對得法,其殺傷力可化解於無形,反之便可能讓這「炮」直打中宮,「將」住帥,而變成死棋!

  如果用象棋的戰略,反對派22年來慣用的一步棋便是發動「大遊行」,這一步棋發揮出來的巨大資源便是群眾力量,當其「將」住特首(帥)時,看來已似走到死棋的地步,尤其是遊行人多遠非警力能勝任時,立法會與司法機關這些「棋子」一時也派不上用場,唯一的戰略出路也唯有採用「車對車」、「炮對炮」的棋路,採用同樣的資源,對方使出「大遊行」(大炮),也只有用「大遊行」與其對弈,只有這樣才能發揮自己的政治資源,使到對方沒法佔上風,感受到這一步棋行不通時,才會回到顧全全局的棋路。

  說到這裏,大家應會記得在「保普選反佔中」的一役,對方又一貫地採用群眾運動的伎倆,號稱手上掌握了數十萬群眾支持所謂的「真普選」與「公民抗命」。這時面對佔據金鐘、銅鑼灣、旺角街道的不法行為,政府安排與學生代表公開對話,無濟於事,警方動用催淚彈與警棍也阻止不了。最後由「幫港出聲」等近四十個團體、個人成立的「保普選反佔中」大聯盟發起「保普選反佔中」全港簽名運動,在短短一個月內收集了過150萬名市民簽名,比對方發起、僅有約數十萬人參與的所謂「公投」,人數多近兩倍。接着大聯盟還舉行了「保普選反佔中大遊行」,人數之多佔滿了維多利亞公園五個球場,沒法再容納的情況下,遊行隊伍提前至下午一時四十五分出發,打頭陣的人用了逾兩個小時由維園行到終點中環遮打道,整個遊行從中午行到下午六時多才告結束,參與人數之眾,絕不下於反對派歷次遊行,若將簽名運動收集得來的逾150萬個簽名,也不下於今次反對派的「6.12大遊行」的百多萬人。自那次過後,反對派在民意棋敗下陣來後,其佔領街道也失去了「道德高地」,因此令到反對派的遊行也沉寂了好一陣。

  暴力行為已令民意逆轉

  有過2014年的反「佔中」經驗,在當前反對派「大遊行」的聲勢下,立法會被攻入遭到大肆破壞,估計要復原需時三至四個月,其間立法會無法舉行會議。社會在「大遊行」壓力下也自亂了陣腳,互相推卸責任者有之,主張重組行會者也有之。所幸的是特首能夠頂住壓力堅拒辭職,並且明言特區政府會專注於經濟民生工作。

  唯一不辱命而傾力反制街頭暴力的是香港警察,但他們也只能做到一次又一次的清場行動,並不能阻止遊行持續舉行,反對派近日更將遊行由港島向九龍、新界擴張,要實行所謂的「遍地開花」,聲言要用遊行向所有被他們視為敵人的團體示威雲雲,其中沙田、上水、土瓜灣的內地遊客熱點,都被鎖定為示威目標!

  面對如此的群眾運動,當其他對策都失效的局勢下,現有管治機制都無法有效應對時,若用已故國家領導人鄧小平當年預想到的辦法,便是由中央出手「干預」,怎麼樣的「干預」?他沒明言,但也說到出動解放軍是最後一道防線。作為港人,大家堅信「一國兩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方針可處理特區內部事務,不必靠中央出手「干預」。現在已面對反對派使用「大遊行」大鬧港九新界,港人現有可用而又可有效動用的反制方法,便是用象棋的對弈戰略,「車對車」!用同樣的群眾資源去反制對方的「大遊行」,當對方全面進入立法會大搞破壞的一刻,他們的「大遊行」已開始自我污名化,民怨對他們反感也日益高漲,因此要發動「保港愛港」的群眾運動也正是到了火喉十足的時機,何況2014年反「佔中」的人力班子已是現成。由他們發動可一呼百應!不信且試試!

  原香港中文大學政治系主任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