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页 > 评论 > 正文

反對派開始篡奪立法權/周八駿

時間:2019-05-16 03:17:58來源:大公報

  2019年5月6日下午,反對派亦即「拒中抗共」立法會議員非法佔據立法會會議室,強行召開自封的關於審議《逃犯條例》修訂的法案委員會第三次會議。民主黨議員塗謹申無視該法案委員會大多數成員書面同意立法會內務委員會5月4日「指引」,由石禮謙議員取代塗謹申主持該法案委員會選舉其主席的議程,悍然宣布由他繼續主持選舉法案委員會主席,並由20多名反對派議員選舉他自己任「主席」;嗣後,塗謹申主持會議,通過所謂動議要求特區政府撤回修訂《逃犯條例》。

  全面配合美國遏制中國

  在香港特別行政區政治史上,這是一次具標誌性事件,標誌着反對派由以往挑戰和破壞「一國兩制」,干擾、阻撓和反對特區政府依法管治和施政,轉變為公然篡奪香港特別行政區立法權。

  從1998年特區第一屆立法會到2004年9月產生的第三屆立法會,反對派在立法會固然一貫反對政府,但是,沒有逸出法律允許的界限,言語和舉止尚算文明。

  2008年9月第四屆立法會產生後,反對派的激進政治團體在立法會議事堂採取肢體動作和粗言穢語,違背文明的準則,卻尚守法律的規範。

  2012年6月,為阻止第四任行政長官改組政府架構的議案,反對派立法會議員開始普遍使用「拉布」術,令人反感,但總算是在立法會議事規則所允許的邊界上行走。

  2012年9月第五屆立法會產生後,反對派竭盡全力玩弄「拉布」術,第四屆政府吃盡了苦頭。

  挑戰法律底線的必然後果是違反法律。在2016年10月第六屆立法會第一次大會上,主張「本土自決」和「港獨」的議員在宣誓時違反了《基本法》第一百零四條。

  違反法律的必然結局是受法律懲處。特區法院遵照全國人大常委會關於《基本法》第一百零四條的解釋,取消若干違反《基本法》第一百零四條的反對派當選議員的議員資格。

  走到這一步,反對派議員面對無可迴避的二選一抉擇——返回《基本法》的正確軌道,或者在違法路上走下去、走得更遠、無法回頭。

  反對派頑固的政治本性決定了他們選擇第二條路,於是,就有2019年5月6日下午那個彷彿「猴子耍把戲」的一幕。

  這是公然違反立法會既定規範,以少數強行向多數奪取審議政府議案的權力,是反對派公然篡奪香港特別行政區立法權的極其惡劣的開端。

  當反對派爭取所謂「真普選」的時候,他們似乎道貌岸然,一派真理在手的洋洋得意。當塗謹申之流自編自導自演立法會法案委員會主席選舉鬧劇時,他們活脫脫是一群丑角。反對派走到如此境地,已是日暮途窮。

  4月24日,非法「佔領中環」行動發起人等9名罪犯被特區司法機關依法判決。反對派居然把他們打扮成大義凜然的好漢。半個月後,塗謹申之流上演「沐猴而冠」,幫助香港政治幼稚的居民看透反對派真面目。什麼大義凜然?是色厲內荏!本質上,他們是香港歷史進程中擋車的「螳螂」、撼樹的「蚍蜉」,是不遠將來就被香港前進洪流淘汰的沙石。

  但是,特區政府不能低估反對派走上公然篡奪特區立法權之不歸路的惡劣性質。5月11日,塗謹申之流以「偽法案委員會」與「真法案委員會」對抗,意味着香港特別行政區立法機關已經生「癌」。立法會現行規章制度已無法根治,必須尋求他法。

  這個「癌」,根子在超級大國。

  5月7日,美國國會所屬美中經濟與安全審查委員會發表長達8頁的報告書,攻擊特區政府修訂《逃犯條例》,會對美國國家安全和美國在香港的經濟利益構成嚴重風險。該報告危言聳聽——「修例一旦通過,可能違反在1992年通過的『美國─香港政策法』當中多項關鍵條款,包括『美國與香港兩地之間的引渡條約』、『以適用的美國和香港法律鼓勵美國企業繼續在港營商』」等條款;可能導致北京向特區政府施壓,要求以虛假藉口引渡美國公民到內地,預計受影響的包括在香港的8.5萬名美國公民和1300多家美國企業。

  美國是致港亂局之「癌」

  美國開始全面遏制中國,與香港的「拒中抗共」政治勢力開始公然篡奪特區立法權是一致的。打垮中國、奪去香港,是美國的戰略目標,「拒中抗共」政治勢力是效命美國的馬前卒。

  香港站在關乎生存和發展的歷史關口。如果讓反對派及其外國主子達到扼殺《逃犯條例》修訂的目的,那麼,現屆政府管治和施政將舉步維艱,粵港澳大灣區建設將被嚴重損傷,中央對特區的領導將受明顯打擊。試問:愛國愛港陣營能容忍、會容忍嗎?

  規勸若干應當屬於愛國愛港陣營的知名人士,不要在反對或質疑特區政府修訂《逃犯條例》的歧路上滑得太遠。回來吧,朋友!這是關乎國家主權安全和尊嚴的重大鬥爭,不同於以往關於香港政制發展方案的爭論,也不能與某些人習慣性地取悅反對派相提並論。這是政治立場試金石。

  資深評論員、博士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