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页 > 评论 > 正文

李卓人歌頌「旺暴」 靠攏「港獨」自尋絕路/方靖之

時間:2019-02-09 03:18:01來源:大公報

  三年前大年初一的「旺角暴動」,是「港獨派」走向敗亡的分水嶺,讓社會各界看清楚所謂「本土派」、「自決派」的真面目,自稱保衛本土利益的人,卻在社會上策動一場暴亂,令熙來攘往的旺角變成暴亂戰場,破壞社會秩序,罔顧途人安危,所謂「本土派」、「自決派」實為一班暴徒。自此以後,他們逐步走向衰亡,市民對於這些掛羊頭賣狗肉的暴徒也愈來愈反感,也令特區政府之後連串打擊「港獨」的行動得到主流民意支持。三年之後,「港獨派」已成為過街老鼠,參選無門、抗爭無力、走投無路。然而,在「港獨派」逐步泡沫化之時,竟然還有人對他們施以援手,還有人為他們「翻案」,稱暴徒為「義士」,黑白顛倒莫過於此。

  苟延殘喘圖為「旺暴」翻案

  一些「港獨」分子,包括主張「港獨」的香港大學學生會、中文大學學生會、理工大學學生會,以及「香港民族陣綫」、「學生動源」等,昨晚在港大舉辦旺暴3周年集會,題為「還原真相 毋忘義士」。這個荒謬集會有兩個目的:一是為苟延殘喘的「港獨派」打氣,這是一場「港獨派」的集會,也是「港獨派」的集結號,通過這場集會抱團取暖。

  二是企圖為「旺角暴亂」「翻案」。「旺暴」是「港獨」分子策動的一場暴亂,也是壓倒「港獨派」的最後一根稻草。因此,「港獨派」一直希望將「旺暴」「翻案」,將一場有組織、有計劃的暴亂,扭曲成為「守護小販」,「暴徒」被說成是「義士」,是為了爭取公義,圖為「港獨派」「漂白」「翻案」。

  「港獨派」要扭曲事實還可以理解,但反對派竟然附和其「翻案」,卻令人側目,其中在選舉中一敗再敗的工黨李卓人,日前更與「港獨」分子陳澤滔進行所謂對談。為了討好「港獨」分子,李卓人不但將「旺暴」與法國的黃背心運動相提並論,更指勇武抗爭未必無效,「旺暴」的武力程度放在全世界而言是「濕濕碎」雲雲。言下之意,當日暴徒以石頭襲警、在路邊打砸搶燒、令旺角雞犬不寧,在李卓人眼中都是「濕濕碎」,更指勇武抗爭不應當洪水猛獸雲雲。李卓人的說法不但荒謬,更是以今日的我打倒昨日的我。

  當日「旺暴」的過程有大量網上片段作證,不是李卓人及「港獨派」可以篡改歷史,法庭的判決亦已證明當日確實是一場暴亂,而暴徒的行徑已經逾越了法律界線,對市民及社會秩序造成嚴重破壞,這樣還是「濕濕碎」嗎?

  而且,李卓人說抗爭未必無效,有意宣揚所謂抗爭有效論,但「旺暴」究竟為香港帶來了什麼?是打開了暴力騷亂的「潘多拉盒子」、是將戴耀廷鼓吹的「違法達義」推向最極端、是令香港社會的對立更加激烈。

  除此以外,「旺暴」並沒有給香港帶來什麼,有的只是一場噩夢和教訓而已。李卓人的言論不知所雲,反映其人可能因為敗選已經敗昏了腦。

  最令人不齒的是,「旺暴」發生後引發社會巨大反響,反對派政黨怯於民意壓力,也紛紛出來劃清界線,並表示要嚴肅追究,包括民主黨、公民黨,而李卓人當日也有批評行動,這些都有記錄不容抵賴。但三年過去,李卓人以至反對派之流卻「覺今是而昨非」,紛紛打倒昨日的我,不但再沒有譴責「旺暴」,反而企圖出來為其「翻案」,將「港獨暴徒」稱為「義士」,甚至揚言他們參選可為其「站台」。

  爭取「獨派」選票飲鴆止渴

  李卓人的荒謬言論只是一例,近期反對派更開始不斷向「港獨派」拋出橄欖枝,「香港民族黨」被政府依法取締後,「民陣」竟然為其發起遊行聲援;民主黨林卓廷日前又發起針對內地旅客的新一輪「驅蝗」行動,公然勾結「港獨派」挑起事端,而對於所謂「旺暴」三周年集會,一些反對派政客也表示支持。

  現在李卓人更出來為「暴徒」「翻案」,相信也不是代表其一家之言,而是反對派故意派出他這樣一個過氣政客出來試水溫、放氣球,這些都反映反對派有意靠攏「港獨派」。

  或者,反對派因為之前在立法會補選一敗再敗,於是希望借爭取「港獨派」選票,彌補原有票源的流失,於是由以往的劃清界線,改為大力爭取,先是肉麻示好,再由林卓廷牽線合作,繼而為「暴徒」「翻案」,為其參選「站台」,這些都是為了討好「港獨派」,從而爭取其票源,讓反對派在之後的選舉中東山再起。

  反對派不斷向「港獨派」靠攏,不過是為了選舉利益,但可惜卻是藥石亂投:一是「港獨派」視反對派為仇讎、是最大敵人,就算反對派現在賣力討好,也不可能令「港獨派」改變立場,況且反對派食相太難看,居心太明顯,賣力討好只是徒勞。

  二是「港獨派」雖然有一訂票源,但卻是政治毒藥,在「一國兩制」之下,不但「港獨派」沒有出路,任何勾結「港獨派」的政治組織和人士,都是自尋絕路,例如民主黨的林卓廷,單是勾結「港獨」,協助宣揚、鼓吹「港獨」一條,已足以構成DQ理據。反對派垂涎「港獨派」票源,但最終服下的只是「政治毒藥」,結局只有一個:飲鴆止渴自尋死路。

  資深評論員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