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页 > 评论 > 正文

美國政府停擺幾時休?\顧鐮墨

時間:2019-01-08 03:17:53來源:大公報

  進入新年,美國聯邦政府停擺仍在持續。截至筆者寫稿(1月6日)為止,政府停擺進入第17日,是美國史上第三長的停擺。由於特朗普與民主黨並無妥協跡象,要打破克林頓時期的記錄21天,指日可待。

  特朗普時代的政府停擺不但長,還非常頻繁,2018年已經試過三次停擺,打破了停擺頻率的紀錄。如此頻繁的停擺是特朗普的財政預算案從未獲「正常」通過的直接後果。2017年度預算案結束(到2017年9月30日)以來,特朗普政府的運作都以「臨時撥款」或切割為小筆撥款的形式「續命」。到2018年10月1日新財年,原應在2018年9月30日前就通過的預算案,不出意料又繼續以「臨時撥款」的形式先行「續命」。

  這次臨時撥款卡在50億美元的美墨邊境牆撥款上。去年12月11日,特朗普跟民主黨兩院領袖佩洛西和舒默在媒體前激烈爭吵。特朗普一早祭出政府停擺的撒手鐧,認為民主黨這次必然屈服。過去兩次政府停擺,由於民主黨弱勢而不得不屈服。可是在中期選舉中贏得眾議院的民主黨,這次有民意在手,比以往兩次都硬氣,堅決不從。

  12月底,還由共和黨控制舊眾議院通過議案加入了建牆撥款,但在參議院,財政預算撥款需要五分之三(60票)參議員同意,只有52票的共和黨也無能為力。於是,12月19日參議院通過了臨時撥款法案刪去了這50億美元。特朗普不肯簽署,法案無法生效。眾議院重新加上建牆費,但參議院拒絕在聖誕節前審議。政府只能停擺。

  停擺延續到新年,1月3日新一屆議員正式上任,民主黨時隔八年再次重掌眾議院,78歲的加州眾議員佩洛西再次擔任議長。這些進一步加大了通過預算案的難度。以前至少共和黨控制的眾議院不會找麻煩。現在,特朗普要面對眾議院和參議院的雙重阻擊。議案要通過,在眾議院要贏得大多數,在參議院要贏得至少60票,兩者都離不開民主黨的支持。

  建牆成本高昂成效存疑

  建牆是否必要可謂見仁見智。理論上說,在邊境建牆有助阻止非法移民進入,除了少數極左派之外,原則上反對的不多。但結合成本效益則不由得讓人退而卻步。美墨邊境長達3000公里,建牆費用極高。具體的估計數字不同來源差別很大,一般認為250億美元的建牆費用比較符合實際。美墨邊境現在已經有牆,大部分都在加州、亞利桑那、新墨西哥一線,一進入得克薩斯就戛然而止。250億美元的估算就主要針對得克薩斯邊界。可是,原有的牆在特朗普看來都「又破又舊」,在特朗普的藍圖中,它們是否要重建還不得而知。如果要重建,成本至少加倍。

  以上談論的只是直接的建牆費用。建牆在法律上也有很大困難。美墨邊界有逾一半位於得克薩斯州,也是缺牆的地方。問題是,得克薩斯在19世紀以「孤星共和國」的名義加入美國,土地的擁有權不在聯邦政府手中,州政府也沒有多少邊境地區的地權,這些地大都在私人手上。在這些私人土地上建牆面臨難以想像的法律難題和補償問題。

  而且建牆的成效則很成疑,因為現在美墨邊境事實上已有很長的牆,但很多墨西哥人仍能翻牆進入,或者在牆下挖地道。即便建了更高的新牆,能否防止翻越和地道,沒人能打包票。同時,維護這堵牆也涉及每年至少7.5億美元的資金。考慮到這些財政和法律因素,建牆便並非理所當然的事。

  當然,現在首要的思考點還是政治。特朗普在意建牆是因為他在競選時誇下海口,要墨西哥出錢建牆,成為他標誌性的承諾。墨西哥當然不可能付錢,於是特朗普轉為聲稱要墨西哥「間接」付錢建牆,至於墨西哥是否會真的「間接」付錢,以特朗普「後真相」的輿論操弄方式,自然有很多宣傳的方法。但只要牆沒有建起來,特朗普無論如何能吹牛,也不可能說自己已履行競選承諾。

  民主黨人本來就反對建牆,何況能否建牆還關係到2020年選舉,讓特朗普可以吹噓「履行承諾」對民主黨可不是什麼好事。而且新國會中,很多新晉民主黨議員都缺乏政治經驗,在政治頻譜上也更加仇視特朗普。比如史上首兩個穆斯林議員之一、首位巴勒斯坦裔的密歇根州眾議員特萊布(Rashida Tlaib),就在就職儀式之後,發誓要彈劾特朗普。而不少新晉民主黨議員,則發自內心地支持取消邊界管理。比如新星紐約州眾議員奧卡西奧─科爾特斯(Alexandria Ocasio-Cortez)就積極提倡取消移民及海關執法局。

  特朗普押上國家做賭注

  上周五,特朗普與共和黨、民主黨領袖開會兩小時,雙方沒有達成任何結果。眾議院提出新方案,再次拿掉建牆費用,轉而撥款增加邊界管理,但共和黨控制的參議院拒絕拿上台面表決,因為特朗普肯定不會簽名。而共和黨提出用兩項意在保護「追夢者」(指從小被帶入美國的非法拉丁裔移民)暫不會被遣返的法案,換取50億美元的建牆費用,也遭到佩洛西的拒絕,因為她「不會用『童年入境者暫緩遣返手續』交換建牆」。

  特朗普威脅如果撥款法案不能通過,他不介意讓政府停擺幾個月到幾年。這無疑押上整個國家為賭注。特朗普更威脅,考慮宣布國家進入緊急狀態,直接利用總統權力挪用軍費建牆。但這立即被媒體視為「核選項」,也涉及總統是否有權這樣做的法律問題,肯定會導致法律訴訟。而且動輒宣布「緊急狀態」要挾和繞過國會,這肯定會引發美國的憲政危機。一旦這成為先例,特朗普以後用其他「總統權力」用國家作賭注去逼迫國會就更肆無忌憚了。

  現在,美國政府持續停擺已造成嚴重問題,不但聯邦政府相關僱員陷入「沒有薪水」的困境,窮人的食品券等福利均無人發放。美國很多人都是「月光族」,無法應付突如其來的收入中斷。民怨只會不斷沸騰。政府停擺如果不盡早結束,美國難免陷入嚴重的危機。

  旅美學者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