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页 > 评论 > 正文

「九合一」選舉蔡英文輸掉什麼?\鄭赤琰

時間:2018-12-07 03:17:56來源:大公報

  十一月二十四日台灣地區舉行了「九合一」選舉,結果揭示了蔡英文領導的民進黨只贏得了六個縣市長,國民黨取得了十五個,獨立人士只得一個。比起上次的選舉,民進黨較國民黨輸得更慘,當時民進黨贏得十二個縣市,比這次國民黨還少了三個縣市,這個選舉結果所標示的只不過是縣市執政權力的分配而已。

  至於為什麼會輸?就要看蔡英文領導的民進黨自上次「九合一」、「立法院」與「總統」選舉後全面執政以來,民眾第一次給她的執政票,並由此表明不認同這個政府的執政效果,儘管二十二個縣市的執政效果未必一致,但其受中央領導肯定會有一定的共同命運。就以兩岸政策來說,民進黨的兩岸政策否定了「九二共識」之後,兩岸的關係立刻全面逆轉,由馬英九執政時兩岸關係不斷改善突然變成全面對立,兩岸也中止了官方正式溝通。

  施政失民心「綠地變藍天」

  對地方政府來說,有些縣市本來亦靠兩岸貿易來促進經濟收入的,如果兩岸貿易中斷或倒退,民眾生活受到打擊,他們怎會不怪罪蔡英文的兩岸政策呢?由此可見,這次韓國瑜當選應不是意外,而是不滿民進黨的執政承諾無法兌現的反感表現,剛好韓在競選時聲討民進黨罵得叫人痛快。

  如此在「綠地」高調承認「九二共識」過去是不可思議的事,可見蔡英文上台標榜的「沒有『九二共識』」,兩年多來的當政,以為主打「台獨」可以有無限的國際發展空間,民眾看在眼裏,單是「邦交國」一一失去,便已感受到她的政治遠見也不過如此而已。

  因此,這次的「九合一」選舉,民進黨輸掉了多個縣市長,最嚴重的是同時也輸掉了民進黨權力中心高雄市,這與國民黨輸掉了台北市有類似的意義。而這次贏得高雄政權的韓國瑜是國民黨代表,而且打正旗鼓直認自己認同「九二共識」,可見韓的取勝是有意去挑戰蔡的「沒有『九二共識』」?輸掉了高雄不可說與她不承認「九二共識」無關。

  其次,在這次的「九合一」選舉的同時,蔡英文還同時舉行多項公投,其中一項是所謂的「2020年東京奧運台灣正名公投案」,要求選民支持或反對以「台灣」取代「中華台北」名義參加奧運會,這項公投的政治意義是把「中華台北」當成是大陸壓縮台灣國際自由活動的空間,只有改用「台灣」才是打破限制的辦法。可是公投案被否決,「中華台北」保持不變,這一來,民進黨創黨以來矢志要「台灣立國」,時時處處要用「台灣」取代「中華民國」,認為只有這樣才能徹底否定「中華民國憲法」建立「台灣共和國」的政治與外交主體,這一主張遭到慘敗。這次雖然只用奧運會平台去為「台灣」確立其國際的名義,一旦公投成功,蔡政府便可用這公投的民意結果向國際奧委會施壓迫其改用「台灣」取代「中華台北」。

  蔡政府在此時此地搞這個公投,和美國總統特朗普上台以後大打「台灣牌」應不是不謀而合,而是有謀的配合。在特朗普執政班子中,早有人長期以來便蓄意要將台灣的國際地位扶正,並且以「民主、自由、人權」把台灣與大陸對立起來,認為不能放任一個享有「民主、自由、人權」的台灣被大陸「吃掉」,這種主張在上世紀八十年代中里根總統當政時甚囂塵上,只是因為當時的美國主流認定可以採用「和平演變」的外交方法把大陸的「共產政權」由紅變為藍,因此里根的想法不得逞。現在渲染「中國威脅論」視中國為搶奪「美國第一」的威脅,好強又自大的特朗普信以為真,因此他剛上任不到幾天便安排電話直通蔡英文交談十多分鐘,這表態十分明確,他是有意要打「台灣牌」去反制大陸。

  特朗普的「台灣牌」包含了兩個意涵:第一要為台灣建立正式的國際地位;第二要用台灣作為其政治籌碼爭取大陸對美讓步。前者是採用外交方法,近期已看到了美國明顯要用「外交承認」的辦法,為台灣國際地位爭取到「事實承認」,其中包括搬遷半官方機構「美國在台協會(AIT)」台北辦事處,其派駐人員在新址中也由「臨時」性改為「長久」性,也同時放出風聲有可能派駐海軍陸戰隊到新館,若成事實,該館便自動升格為「事實」大使館了。

  美國如此帶頭的作用是給其盟友「有樣學樣」,效法美國設立「事實」大使館,正如與「中華民國」「斷交」後,美國在台設立AIT,這表明美國與台灣仍「藕斷絲連」。此外,美國也透過立法鼓勵美台之間各層級官員互訪,這是與「中華民國」「斷交」後所沒有的;還有最近更高調要派軍艦訪問台灣。在國際場合上,美國之前對台灣參與持可有可無的態度,最近特朗普政府卻熱衷支持,像南太平洋與台有「邦交」的國家若與台「斷交」,或國際場合不讓台代表參與,便會被白宮或美國國務院警告。

  玩弄民意失敗連任無望

  這次「奧運正名公投」,不外乎是要配合美國擴展台灣國際活動的空間的玩意,以便美國打「台灣民意牌」去向國際組織施壓,包括奧運、世界衛生組織,甚至聯合國屬下組織。美國將台當成政治籌碼,是希望大陸釋放更多利好的條件給美國,尤其是當前貿易戰緊張對峙下,可從中向中國討便宜,這也是美國慣用的外交手法。

  可是公投落敗後,蔡英文輸掉她和民進黨長期以為可用公投當民意的武器,可見台灣民意並非如蔡與民進黨的一廂情願,是當然而必然支持「台獨」的,這次的失算讓蔡的幻覺徹底破滅了!

  這次「九合一」選舉還把蔡英文與民進黨打算長期全面執政的政治想像與打算給予重大打擊。自上次大選國民黨遇到慘敗以後,民進黨與蔡英文意氣風發,以為國民黨與其兩岸統一宏願已玩完,代之而起的是民進黨與蔡英文開創的全面長期執政,因此她上任後把高雄的陳菊與地方人氣票王的賴清德調到中央,安排陳菊出任「總統府」秘書長,賴當「行政院長」,這樣的做法是過分自信,以為地方的權力基礎已告穩固,再不要黨的強勢人物深耕地方權力基礎,任何黨派去的人都可勝任有餘,因此才如此大膽抽走像陳菊與賴清德的強人到中央做高官,以為有了他們,中央的管治便可為民進黨打下堅穩的政權。

  可是這次大選結果,陳菊與賴清德都說要為敗選負責,要辭官而去,但又雙雙接受蔡英文慰留。如此留去捉不定主意的表現,正說明這次敗選,已讓該黨主導人物不但在中央前途茫茫,在地方也羞見「江東父老」,即使厚顏各自回到自己的老巢,以台灣政治人物新陳代謝來去匆匆的現象看來,民進黨與蔡輸掉的還包括長期全面執政的人事鋪排!

  有了上述的三輸,以上次國民黨與馬英九慘敗的先例來判斷,蔡與民進黨在兩年後的「總統」與「立法院」大選的大勢已去,也是順理成章矣!

   香港中文大學原政治系主任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