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页 > 评论 > 正文

「基因編輯」帶來的恐懼\張敬偉

時間:2018-11-29 03:16:49來源:大公報

  一對通過基因編輯而能天然抵抗愛滋病的雙胞胎嬰兒在中國降生,震動全球輿論,震怒了全球科學界,也震驚了所有人。在科學和倫理的天平上,所有人選擇了倫理。科學不能逾越倫理底線,這是常識上的「天然正確」。因此,那位進行基因改造的中國科學家,自然被置於輿論漩渦成為眾矢之的。他所在的大學已作出回應,所在城市的衛生行政主管部門也表示啟動所涉倫理的調查。

  不是所有科學成果,包括「首例」科學成果都值得褒揚。科學是人類智力成果的結晶,也決定了科學成果不能突破人類的倫理禁忌。否則,科學家就變成了「科學怪人」,帶給人類困擾、焦慮甚至是恐懼。生命很神奇,促使人們不斷地探索生命的奧秘。宗教創造了上帝造人(物)的神話,科學家不斷嘗試解開生命密碼。無論人類基於神秘主義的宗教思想,還是基於科學的實證精神,作為生命個體的人類都不可能完全洞悉生命的奧秘,更遑論解開生命的密碼了。這是人類自身的局限所決定,也可說是自然規律或生態秩序所決定的。

  正因如此,人類對生命本身有原始的惶恐,從而有了超越其他生命的倫理和禁忌。突破倫理禁忌,會誘發人類的原始恐懼。科學家經過不懈努力,終於繪出了人類的基因圖譜,雖然這一圖譜還有模糊,但已經掌握某些基因和疾病的關聯,也可以通過基因檢測了解人類生命的起源。這一科學成果,讓人類產生了先天和宿命的不安,如果通過人為干預,將某些致病基因編輯、改造或剔除,雖然初衷良善——或攻破某些不治之症,或解決某些先天疾病,但帶來的後果卻是——人類忘了自己存在的意義,將自己變成了「上帝」般的超人。對生命的干預——不僅讓宿命論變成現實,而且也讓「科學怪人」以「上帝」自居。在此情勢下,生命的存在和意義,人類社會的秩序和規則,當然包括倫理禁忌,都有被顛覆的危險。

  更可怕的,如果科學家可以編輯基因嬰兒,也可以修改成人基因。如果不加限制,人類對基因工程的探索也有可能越來越超出限制,從而讓少數「科學怪人」變成了從根源控制生命的特權階級。如果這些特權階級被某些組織和政府控制,科幻電影中展示的人類終極災難將變成現實。因此,基因編輯嬰兒,不僅突破了人類社會的倫理禁忌,也觸發了人類的原始恐懼。

  就基因編輯嬰兒事件,科學成果也有蛇足之嫌。一方面,現代醫學已經能夠阻斷愛滋病母嬰傳播的途徑,基因編輯抵抗愛滋病沒有必要。另一方面,通過基因改造的方式,讓人類獲得抵抗愛滋病的「先天能力」,也讓人後天失去對愛滋病的恐懼,或帶來不節制的混亂行為。由此引發的連鎖反應,不僅帶來更多衍生疾病,也將對社會倫理帶來更大負面影響。

  而且,基因編輯可以抵抗愛滋病,但是人類的干預也將影響這個基因系統。這一系統性的改變對這對雙胞胎健康的影響如何?將來也是未知數——如果僅對愛滋病免疫而增加了罹患其他疾病的可能,基因編輯就不是治病救人而是害人不淺了。

  值得一提的是,全球對轉基因糧食和食品的爭議向來未停息。原因在於,人們對於未知和不確定的東西充滿着自然的焦慮和不安,這是生命本身的應激反應。當科學家將基因編輯用於人類自身時,焦慮變成了恐懼,科學行為也成了原罪。

  尊重生命,是人類的基本倫理常識。以科學的名義干預生命、以好奇的試驗用於基因改造,這樣的科學成果不值得提倡,這樣的科學探究應該叫停,科學家們更應戒慎恐懼,把握好科學與倫理的界限。

  察哈爾學會高級研究員、中國人民大學重陽金融研究院客座研究員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