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页 > 新闻 > 正文

公評世界/「106」事件成為美國的社會「911」\周德武

時間:2021-01-09 04:24:05來源:大公報

  1月6日,特朗普的支持者們響應總統的號召,來到首都華盛頓為特朗普討回大選的公道,幻想着讓他「再幹四年」,結果吸了不少催淚煙。

  請神容易送神難,這是中國的一句俗話,卻在特朗普身上得到了淋漓盡致的體現。這位總統如此戀棧並付諸一系列不計後果的行動,着實把許多美國人嚇着了。

  大選投票日已過去了60餘天,特朗普拒不認輸,硬生生地把這次大選變成了冗長的連續劇和一場十足的鬧劇。特朗普對大選毫無底線的指控,把美式選舉制度扒得只剩下最後一條底褲。

  當天,一些暴徒衝破警察的封鎖線,湧進國會大廈,迫使衣冠楚楚的議員們不得不通過秘密通道狼狽轉移。號稱世界上最民主的國家卻上演着通常在少數第三世界國家才能看到的景象,的確讓美國顏面掃地。西方主流媒體哀嘆:「這是美國的恥辱」。候任總統拜登發表談話稱,「世界的民主燈塔進入至暗時刻」。西方國家領導人第一時間紛紛譴責國會山的暴力事件,認為這場旨在推翻合法選舉結果的暴力事件是無法接受的。

  「106」事件造成5死多傷的慘劇,這是繼1814年美英戰爭期間、英國火燒國會大廈以來的第二次被佔領事件。美國內戰期間,這座大廈曾遭到一次炮擊,傷了大廈外建築的一點皮毛,而這一次則傷筋動骨,一個服役14年的前軍人在這裏被警察槍殺,血染國會為美國所謂的和平移交政權作了血腥的註腳。「106」事件是美國的社會「911」事件,其影響還在繼續發酵。1月6日當天,除了首都華盛頓之外,在不少地方州府還發生了特朗普支持者與警察的對峙事件,可以說示威活動遍地開花。

  美國病了,不僅因為它遭遇了新冠疫情的沉重打擊,更重要的是,美國社會的矛盾與對立到了無法調和的地步。到目前為止,美超過2150餘萬人染疫、36.5萬人死亡,如果照目前這個死亡速度,到1月20日拜登就職典禮那天,估計超40萬人成為特朗普政治操弄的殉葬品。

  特朗普的偏執、自戀與自負,把美國帶入了集體癲狂。正像特朗普的侄女瑪麗所言,「她的家族培養了世界上最危險的人」。一個不擇手段、從不認輸,自認為可以擺平一切的特朗普,這一次既擺平不了新冠病毒,也擺不平大選的敗局。

  一個人瘋了並不可怕,可怕的是成千上萬的人跟着一起瘋,這才是真正值得憂慮的問題。美國社會的內捲特徵越來越明顯,黨派政治和民眾對立讓美國整個國家變得越來越短視。

  美國內外政策的邏輯衝突,最終演化成反噬自身的力量。美國國內的民主制度是建立在利益集團的妥協基礎之上的,是屬於少數人的精英政治。而互聯網時代,迫使權力中心不斷下移,讓草根有了參與政治的平台。美國社會的極化政治讓妥協變得越來越難。更重要的是,在萬物互聯的時代,國內與國際的界限越來越模糊,國內和國際的政策邊界也變得不甚清晰,國內與國際政策的相互矛盾之處會被進一步放大,形成強大的張力,導致美國在國際舞台的公信力逐步喪失。而街頭政治中的雙標問題則是典型的反映。

  美大選鬧劇曲終人未散,一些聚集在國會大廈和各地州議會的特朗普支持者們最終以何種方式退場,仍不確定。雖然特朗普昨天表達了對「106」事件的譴責,但這些極端主義者、社會失意者未必聽從特朗普的擺布,尤其被特朗普出賣之後,更需要情緒渲泄,逢周末必鬧或許會持續一段時間。

  「106」事件之後,共和黨建制派紛紛與特朗普割席,但這一切為時已晚。彭斯在這場鬧劇中能夠保持晚節,也算是共和黨高層的唯一贏家。一方面他在主持兩院聯席會議時,站到憲法一邊,不惜與特朗普分道揚鑣,另一方面對民主黨的彈劾特朗普的要求置之不理,保全了共和黨及特朗普的面子,為2024年大選的參戰打下了基礎。畢竟特朗普背後站着一大批在全球化中失落的人群,這是下一屆大選候選人無論如何都不能失去的基本盤。

  有人說拜登開啟的是奧巴馬的「第三任期」,也有人說拜登的上台「是美國整個建制派的復辟」。不管如何定義未來的拜登政府,有一點是可以肯定的,拜登面對的是千瘡百孔的爛攤子。讓拜登略感欣慰的是,府會均掌握在民主黨手中,拜登可以挑選屬意的司法部長,至少為自己的後院上一道安全保險。而特朗普在「106」事件中所扮演的煽動角色,難以全身而退,下野之後為他打開牢獄之門是大概率的事,唯有這樣,美民主制度遭破壞才能找到替罪羊。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