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页 > 新闻 > 正文

零外貿到千萬噸「北方深圳」通中俄

時間:2019-09-05 04:24:53來源:大公報

  圖:2017年啟用的新建公路口岸聯檢大廳寬敞氣派,配備國內領先的現代化查驗設備\大公報記者王欣欣攝

  綏芬河,位於黑龍江省東南部,與俄羅斯濱海邊疆區接壤,小城面積只有460平方公里,卻擁有長達27公里的邊境線和一座有着百年歷史的邊境口岸。在新中國成立不久,綏芬河被國家確定為一類口岸,中俄之間的貿易至今從未間斷。從以貨易貨的原始交換,到如今的大型集貿市場和產業集群;從外貿進出口貨物量幾乎為零,到如今的年進出口貨物量突破千萬噸,綏芬河從一個地圖上都找不到的邊陲小城,發展成為一座初具規模的現代化國際商旅城市,成為連接東北亞的中樞「黃金通道」,由此得名「北方深圳」。」大公報記者 王欣欣

  「剛建國那會,這裏又髒又窮,晴天一身灰,雨天一身泥。守着一道國門,誰也不知道這個口岸是什麼。」與共和國同齡的王長林老人對記者說。1975年8月15日,國務院發文批准綏芬河為縣級市,當時小城人口不足2萬,國民生產總值只有867萬元(人民幣,下同),財政收入僅有9萬元,主要靠國家補貼。

  「欠欠」換洋貨 小城活起來

  上世紀90年代初,綏芬河被列為中國首批沿邊擴大開放城市。用王長林的話說,邊門一打開,小城一下子活了起來。「那時沒有商場,也沒有櫃枱,家家戶戶就站在街頭,用運動服、旅遊鞋換當時蘇聯的手表、望遠鏡,還有一些國外的香水、茶葉,我媽用兩塊泡泡糖就換了一件非常漂亮的呢子大衣。」這種民間易貨的方式有個親切可愛的名字,叫「欠欠」。「欠欠」表示對話雙方交換物品,俄羅斯輕工商品匱乏,除了鋼材、水泥搬不動,俄羅斯人家裏能拿來的東西,基本都用來「欠欠」了。

  如今「欠欠」早就變成了易匯貿易。2013年,綏芬河市正式被國務院批覆為中國首個盧布使用試點市。這是新中國成立以來,首次允許一種外幣在中國某個特定區域行使與主權貨幣同等功能。

  首允使用盧布 商家林立

  2018年5月,綏芬河政府在城區內重開每個周末的中俄邊民「欠欠」大集,一時間人潮湧動。邊貿之初,為解決散亂無序的交易狀態,綏芬河市籌建起一座3000多平方米的五層樓宇,取名青雲市場。正是這個擁有560個攤位的市場,讓綏芬河一躍成為當時中俄沿邊開放地區最活躍的商貿中心之一。52歲的劉勇軍是第一批入駐青雲市場的客商,「那時候,生意太火了,商場裏天天人山人海,我一個月就能掙上十幾萬。好的時候能掙幾十萬。」如今綏芬河商家林立,但青雲市場那種人頭攢動的景象已經不在。青雲市場總經理韓照勇說,「20多年來,青雲市場現今成為中國南方輕工產品和機電產品開拓俄羅斯市場的『門面』。」據介紹,青雲市場正向對俄電商、娛樂、餐飲、文化、旅遊等多領域進軍,近年年均交易額10多億元。

  貨物20天內可抵俄全境

  本是俄羅斯遠東地區居民的購物天堂,然而2014年前後,俄羅斯盧布大幅貶值,重創綏芬河邊貿出口經濟,2015年綏芬河出口貿易總額同比下降達80.4%。陣痛之後,這座城市開始了「轉身」。通過多方引導,許多以進口俄羅斯商品為主要經營對象的商店在綏芬河如雨後春筍般興起。正值盧布劇烈震盪之時,佔地一萬多平米的伊戈爾俄羅斯商品城在「邊貿危機」中開業,通過免管理費等一系列舉措吸引大批小散外貿商投身俄貨進口貿易。

  「中國人很喜歡俄羅斯商品,每天差不多都有一百多個包裹發向全國,最忙的時候從早上七點開始打包,全家六口人一起動手,晚上七八點才忙完。」龍翔俄貨商品行的經營者劉堂輝說。

  俄貨進口的蓬勃發展,還吸引來了俄羅斯人。來自符拉迪沃斯托克的符拉迪斯拉夫成為第一位獲得綏芬河營業執照的俄羅斯商人。他說:「俄羅斯商品在中國市場廣闊,我已把廠房建到了綏芬河。」如今,從綏芬河邊貿口岸走出的中國貨,20天可輻射俄羅斯全境,這裏的俄羅斯商品也賣到了中國的大江南北。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