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页 > 新闻 > 正文

一個駐村幹部的「獨家責任」

時間:2019-02-12 03:17:57來源:大公報

  圖:王文坡(右三)陪同客人考察燕國古馬道

  河北易縣碾子溝駐村第一書記王文坡,進村前建了一個微信公號取名「獨家責任」,這個記錄農民生活的自媒體,獲得數百個讚和2萬餘元(人民幣,下同)賞錢。他用這筆錢給村中40多個貧困戶,每戶買了一桶食油、一袋大米和一袋麵粉,還配齊了換季的衣服。這個「河北好人」覺得好事還沒做完,又從城裏請來流動廚房,在村委會擺了十桌美食,讓村中貧困戶、殘障者和鰥寡老人,享受了人生最難忘的幸福時光。/  大公報記者 顧大鵬(文、圖)

  王文坡以驚人的坦誠告訴大公報記者:「最初人生的理想就是當官,當不了縣長當個鄉長也好。」本着人生規劃,中專畢業後他放棄留省城石家莊的計劃回到老家河北易縣,兩度冒闖縣長辦公室。時任縣長劉建軍問他:「你是誰啊,有什麼急事?」王文坡在學校創辦了文學社,當時就是河北文壇新銳,他帶着理想和詩歌向父母官做了五分鐘的匯報,劉縣長特批他到塘湖鎮做了文秘。

  王文坡心存感激加倍工作,用力往往過了頭。比如他有篇《碑倒五年,盼春歸》刊發於《河北日報》、《保定日報》,獲得時任保定市長李建昌的批示,當地政府很快修復了這座烈士紀念碑。之後他又有更「出格」的行動,直到有一天被指「給縣裏抹了黑」,才心生惶恐。

  仕途盡頭上榜「河北好人」

  病卧炕上的父親說:「別怕,公家不讓幹了,家裏還有三畝地。」驚恐和無助的王文坡命運有了轉機,易縣縣委、政府、紀檢委、宣傳部向他伸出橄欖枝,他選擇了宣傳部,自此這個縣的新聞報道排行獨霸全市第一,直到他離開。他由副科提升為正科,仕途日漸出頭。他鼓勵自己努力工作,來日做個「好官」。

  不期然而然,有一天上司告訴他:「你的編制丟了,不再是公務員了。」他必須從公務員隊伍中清理出去。王文坡與上司拍桌子翻了臉,他的仕途自此走到盡頭。

  王文坡自我調侃:「做不成好官,就做個好人吧。」於是他潛心公益活動,讀史寫詩,上榜了「河北好人」,第一部散文集《給您,我從未描述過的世界》,榮獲河北省第十二屆精神文明建設「五個一」工程獎。

  主動給農民一個擁抱

  王文坡接到駐村通知時,已被「發配」到清西陵,淪為一個「守陵人」,此時他空腹血糖高達21.4,糖尿病引發眼底出血。「扶貧需要一個強健體魄,還需要一個偉大靈魂。」他戲言:「自己身心『貧瘠』,也需要組織『扶貧』。」「一轉念又想,何不到農村汲取力量?」

  當時,易縣剛剛摘掉了全國貧困縣帽子,與王文坡同期的2萬名駐村幹部,主要任務是保證三年貧困指標不反彈。

  碾子溝駐村幹部還有師瑞軍和張朋,晚上他們召開了第一次駐村會議,約法三章:鄉親上門「要讓進屋,沏杯茶」;走訪貧困戶「要主動握手,給農民一個擁抱」。「河北好人」王文坡深入到民心,他卻說:「好人得辦實事。」

  碾子溝人均十畝坡半分田。村裏在冊口人近八百,常住不過二百人,而且大都是留守老人和婦女,還有十個單身漢。

  「怎麼幫扶農民?」王文坡說:「當時目光只盯在公眾號『獨家責任』上。」儘管早前他有公號打賞助困扶貧的經驗,但這次他的《駐村日記》一下子獲得數百個讚,賞金逾2萬卻超出他的預期。於是他趕緊發表律師聲明:「賞錢專用扶貧,及時公示帳目。」

  立冬這一天,「獨家責任」為碾子溝送來了溫暖。40餘貧困戶每戶獲得了一桶油、一袋大米和一袋麵粉,配齊了換季的衣服。又從城裏請來流動廚房,在村委會擺了十桌美食,讓村貧困戶、殘障者和鰥寡老人,享受了人生最難忘的幸福時光。不過,王文坡很快發現,他的善意不但未能激活貧困戶的造血功能,而且還讓站在貧困線另一邊的農民感受到不公。這個「河北好人」,用力又過了頭。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