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页 > 生活 > 正文

《雍正王朝》苦味的清宮帝王故事\劉毅

時間:2018-12-30 03:17:42來源:大公報

  圖:二月河、劉和平編劇《雍正王朝》圍繞權力鬥爭勾勒宏大史觀\網絡圖片

  歲月如梭,又到了一年的盤點時刻。綜觀今年各大電視劇收視榜單,最大贏家當屬清宮劇《延禧攻略》,網絡播放量達一百八十億,在香港無綫電視播出大結局時的收視為三十九點二。劇集以一個敢於挑戰男性集權社會的小宮女,激發起觀眾對電視劇爽文化的熱愛。清宮劇的再度翻熱,不禁令筆者想到差不多二十年前、改編自本月離世的二月河著長篇小說的清宮劇《雍正王朝》。

  從來沒有一部劇,能如《雍正王朝》這般,經過這麼久的時間,讓人每每想及此劇,個中情節都如此歷歷在目,比如雍正為君之難、二十分鐘講畢穿插四條線的九子奪嫡、關於「忍」字的解讀、謀士鄔思道的急流勇退、鐵帽子王十三爺的朝堂吐血等……究其原因,因是該劇真正寫透了人性,打破了清宮劇與觀眾之間的那塊壁壘,讓現代人能通過觀看《雍》劇思及己身。

  與《雍正王朝》同時期的內地清宮戲,或如《還珠格格》講浪漫愛情故事,或如《康熙微服私訪記》大談清宮帝王在民間的懲惡揚善故事,以及與諸多江南女子的恩怨糾葛,而《雍正王朝》卻是講述了一個「難為」的帝王故事,從九龍奪嫡中脫穎而出的四阿哥沒有上述兩部劇的酣暢淋漓,唯一個「苦」字貫穿始終,雖然「一心要江山圖治垂青史」,落了個勤政至死的下場,卻還是「難抵身後罵名滾滾來」。

  除卻雍正之外的其他人呢?自然是各有各的苦,不論是諫臣、謀士、抑或是鬥敗了的諸位阿哥們,都在這座由權力慾編織的牢籠中浮沉,各有各的掙扎,正如該劇主題曲中所唱:「有道是人間萬苦人最苦」。由此,清宮劇進入新紀元,即使是九五之尊的帝王,也要參一參「忍」字的哲學,而不再有此前清帝南下江南的意氣風發。

  《雍正王朝》另一個貢獻是令歷史劇回歸正劇的軌道,在這部劇中,觀眾看不到女人宮鬥之慘烈,只有廟堂之高及朝臣士大夫之間的精彩交鋒,而其背後所對應的多是今人在官場上的處世學問。可以說,這部劇在人性的纏鬥下構建出了一個有別於此前戲說清宮劇的宏大史觀,今天再觀,依然覺得蕩氣迴腸。

  二月河的另一番貢獻,即在於他為《雍正王朝》之後的清宮劇,確立了一個基本方向。令到不論是《李衛當官》、于正的《宮鎖心玉》,抑或是經典清宮穿越劇《步步驚心》,編劇都把敘事重心放在康熙、雍正兩朝,一遍又一遍地以康熙九子奪嫡作為劇集的核心事件。

   有人說,二月河撰寫《雍正王朝》,是為一代暴君翻案,筆者並不認同,因為觀畢全劇,我們看不到為君者的「爽道」,反而感受到劇中時空的蒼涼悲情,以及這位河南作家如何用他飽含悲憫的筆觸,譜寫了一曲封建王朝的輓歌。今,斯人已逝,但其創作的這段清宮故事,在觀眾心中留下了濃墨重彩的印記。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