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页 > 艺文 > 正文

知見錄/枕邊書\胡一峰

時間:2020-10-21 04:24:13來源:大公報

  電子時代,紙質閱讀日趨衰微,不知還有多少人保留床邊放書的習慣。這種書慣稱睡前讀物,更優雅的名字是「枕邊書」。這幾天,我的枕邊書是《梁羽生散文》。梁先生是武俠小說大家。和金庸、古龍佔據了我青少年時的文化想像。後來才知道,梁先生散文寫得極好,尤精聯語。這部散文選第一篇便談「怪聯」,開頭介紹了陳寅恪那道「孫行者」的著名對子考題。如以「枕邊書」為題,又該對什麼呢?以放置地點作圖書分類的,似乎只此一家,坐車也可讀書,卻沒聽說有「車載書」。思來想去,倒是「下飯劇」,雖不工整,勉強可湊對子。

  「枕邊」二字自帶曖昧體質,易讓人遐想。如「枕邊風」,大半不是什麼好話。「枕邊書」卻給人以安寧、美好之感。「枕邊」讀書,當然可解釋為「只爭朝夕」,抓住眼皮合上的最後一秒,還要刻苦學習。不過,更大的用處是放鬆神經,睡個好覺。閱讀有許多好處,不怎麼被提到的是助眠。有一次出差,見一位年輕同事上飛機坐定後,從小巧的包裏取出一本書,優雅地翻看數頁,接着就優雅地進入了夢鄉,一覺睡到飛機降落,收起催眠「寶書」,精神抖擻下機去也。有人或不以為然。我倒覺得,讀書催眠總比服用「褪黑素」強得多。再好的催眠藥,也有副作用,閱讀卻是沒有的。

  「枕邊書」是心情調適器。睡前讀書,沒有那麼多功利心和實用的考量,書中的內容如緩流的水,頭腦則像一條河床,任由水自在流淌,不需要關心方向或流量,只需感受其輕輕刷過。為此,「枕邊書」首選是有些趣味,文字散淡的書。讀來讓人若有所思,但腦筋不受壓迫。

  我手機裏安裝了好幾款讀書軟件,它們常自以為是地給我推送一些「好書」,卻似乎遺漏了「枕邊書」,一則沒有這一分類,二則似從未在夜晚推薦助眠讀物。看來,算法雖發達,閱讀與生物鐘之關係卻「算有遺珠」。

逢周一、三、五見報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