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页 > 艺文 > 正文

負暄集/當年的她\趙 陽

時間:2020-10-19 04:24:25來源:大公報

  表妹出生那一年,我七歲。記得那日,做話務員的母親帶着我一起上夜班。一進門,與母親交班的阿姨就開心地喊着:「你妹今早生了,是個女孩!」在那樣一個通訊不發達的年代,這樣的電話往往能帶給很多本不相關的陌生人共情的驚喜。外祖父母去得早,她的妹妹、也就是我的姨媽,是母親一手帶大。所以,我的表妹來到世間,母親自是開心極了。

  第一次見到表妹時,她還是個在炕上爬來爬去的孩子,活潑好動。小學時代的那些暑假,我大部分時間都和表妹一起度過,於是,一路看着她學會走路、說話,學會將打碗碗花戴在頭上,把自己打扮成童話裏的公主,滿臉的興奮。雖然比她年長,有段時間,我卻總和她吵架,但十次有八次是我敗下陣來。她小學畢業的暑假,我教她提前熟悉英文,一點一點地糾正她的發音,她對我一臉的崇拜。後來,她考到大學念英文系,我的心中竟生出絲絲莫名的自豪感。

  表妹的善良純淨,影響着我。小時候,每每帶她上街遊玩,見到拾荒的老人,她都會投去悲憫的目光,然後將口袋中祖母給她消暑買棒冰的硬幣找出來,讓我拿給他們。有一次,我問,你為啥不自己送去?她的回答竟是:哥,我是小孩子,老人家可能會不忍心收下的。我一下子很震驚:她這麼小的年紀,竟然有這樣一顆把善事做好的心。我自愧不如。

  表妹大學畢業後換了幾次工作,待她做空姐時,在入行的新人裏屬於年紀偏大的。但她認準了這個職業,做得十分勤力。幾年工夫,就做到了乘務長。多數班組都對兒童多的航班頭痛,她卻喜歡得緊,我打趣她「童心永駐」。

  昨天,她開始過三字頭的生日了。念着遠在異鄉的她,寫下這些細碎的文字,心裏滿是掛記。

逢周一、三見報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