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页 > 艺文 > 正文

墟 里/傷逝\葉 歌

時間:2020-09-25 04:24:05來源:大公報

  闊別美國小鎮一年多,回來給老人羅素打電話,相互問候疫情期間的狀況,我才知他太太希拉已於去年十一月二十九日離世。

  十年前,希拉六十六歲,接受心臟支架手術時突發腦梗,半身不遂,一度話都說不出來。年長她八歲的羅素為她跑前跑後找護理人員,購買復健的專用車輛、器械,載着她東奔西走接受治療,瘦了十幾斤,從沒叫過苦。為了安慰因病抑鬱的希拉,他長途開車,帶她去外州看親戚、度假。五年前,羅素支撐不住繁重的經濟和體力負擔,賣掉老兩口住了幾十年的房子,和希拉一起搬進養老社區。去年離開美國前,希拉還給我看過他倆湖畔度假拍的照片,沒想到如今天人永隔。

  希拉倒不是新冠病毒受害者。去年秋天她因心臟支架問題又引發肺炎,住院、出院折騰好幾次,稍有轉機就堅持要回家。她去世前一天,羅素去參加妹妹的葬禮,老妻的晚飯由兒媳準備。回家後他發現希拉病況危急,叫上救護車又將她送入醫院,她隨後溘然長逝。提到種種細節,羅素泣不成聲。

  羅素是我在小鎮認識、結交的第一個美國人。二十年前我搬來時就是大學派他開車來接的。希拉當年是風韻猶存的退休公務員,比農民出身的羅素看來時髦多了。兩人都是第二次婚姻,他曾喪偶,而她因前夫家暴離婚。二老相濡以沫,度過數十載春秋,養育了四個兒女。疫情洶洶,羅素卻頭白鴛鴦失伴飛,煢煢孑立,形單影隻,傷痛可知。

  儘管疫情期間無法如常社交,他常騎輕型摩托車出門唞唞氣,還幫鄰居清理被風暴摧殘的後院樹木,羅素這樣告訴我。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