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页 > 艺文 > 正文

墟 里\倔強的生命\葉 歌

時間:2020-08-10 04:24:18來源:大公報

  一九四五年八月六日早晨,供職三菱重工的二十九歲製圖師山口疆結束出差,準備離開廣島,回家與妻兒重聚。去車站的途中他發現忘了攜帶印章,返回去取。突然一道炫目白光閃過,他被強大氣流捲起,拋到田裏。醒來後,他發現自己頭髮被燒光,身體嚴重灼傷,左耳從此失聰。原本繁華的廣島已成一片廢墟。第二天他坐上避難列車回到老家,八月九日到公司匯報工作。正當老闆質疑一枚炸彈怎麼可能將一個城市夷為平地時,窗外又是強光閃過,爆炸聲再次響起。他的故鄉叫長崎。

  以上是日本首位被正式認定的原子彈「雙重受害者」的口述實錄,他的事跡還被收入紀實電影《雙重被爆》。兩次原子彈爆炸時,他距離輻射源都不到三公里。一九四六年諾貝爾生物學和醫學獎獲得者Hermann Muller認為,核彈釋放的強烈伽馬射線損害DNA,不但危及幸存者的健康生命,還將貽禍不可勝數的後代。二○一○年山口疆去世,享年九十三歲。他太太活到八十八歲。他們的兒子五十八歲就去世了,但一九五○年代生的兩個女兒儘管童年多病,成年後健康長壽。

  科學家後來發現,核輻射對幸存者及其後代的危害沒有我們擔心的那麼嚴重,因為人體DNA有自我修復的功能。但我依舊驚嘆山口疆及其家人的驚人生命力。巨大的災難面前,死是容易的,他的遇難同胞可以為證;生是艱難的,但有幸活下來,生命就有發光的機會。

  山口疆晚年投身於反核運動,現身說法,呼籲建立「無核世界」。度過嚴峻的新冠疫情後,讚美人類生命頑強的同時,我們是否也該慎重思考怎麼好好度過寶貴一生?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