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页 > 艺文 > 正文

象 訴/兩個自己/馮俊彥

時間:2020-05-29 04:28:27來源:大公報

  某日,我站在鏡前整理着自己衣裝,這時鏡裏的另一個自己突然從鏡中跳了出來,我下意識俯身抱頭保護自己,驚魂甫定,「自己」已奪門而出,我馬上追了出去,要把「他」捉回鏡裏,否則天知道會搞出什麼事來。

  我跟在「自己」後面,靜待時機將「自己」擒下。他沿途隨意破壞,一路任意妄為,直到走入人群,他又爭先恐後,毫無半點公德心,表現出極度自私。他對身邊的人沒半點情感,對阻礙他去路的人竟毫不猶豫地殺死,這時警衛趕了上來,正要把「自己」攔下,心想這不就是最好時機把他捉住,然後掉回鏡裏面去了嗎?我馬上衝前協助警衛把「自己」捉住,怎料當我一手把他捉住的時候,他竟然憑空消失了,警衛轉過頭來,對着我說道「嘿!這小子轉身頗快。」

  任誰都必須面對自己的影子,但弔詭的地方是,自我從來無法意識到心靈內的陰影,就如長在背上的油滋粒,它確確實實地存在,但我們卻從來無法認知它,唯一我們可能見到的就是它透過鏡中的影像投射出來的模樣。可惜我們永遠也不願意承認那是屬於自己,我們會鄙視它,認為那是別人的東西。

  安徒生寫過這樣的一個故事,說影子從人身體分離出去,自立為人,最後更反客為主,影子成為了主人。如果我們都沒法面對自己的影子,只用敵我來區分,最後我們就會如安徒生的故事般,被影子不知不覺地取代了我們。村上春樹在他的作品中,勇敢揭示了自己國家過去所犯過的罪,以最大的勇氣來進行內省,這個過程就如自己離開那舒適的房間,走到烈日之下,讓陰影赤裸地表露在人們的跟前。

  警衛捉住了我的時候,如果只大聲疾呼那個並不是我,未免難以讓人信服,甚至有一天當我在鏡前重遇「自己」的時候,向它投訴着自己的委屈,而它也在那裏投訴,這刻誰能區分鏡裏鏡外的自己?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