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页 > 艺文 > 正文

知見錄/潮流與潮語/胡一峰

時間:2020-05-22 04:24:18來源:大公報

  吃過晚飯,看看天還沒暗透,和女兒出門散步。我說,前幾天咱們在天橋廣場散步,我寫到「作文」裏了。女兒問,那你寫我了嗎?我說,當然。她又說:你不會把我「黑化」了吧?聽她這麼說,我忽然有些懵,剛十歲的孩子,不知從哪兒學來「黑化」這個詞。

  女兒所說的「黑化」,應該是「醜化」的意思。而在網絡文化中,「黑化」是ACGN(Animation、Comic、Game、Novel的縮寫)亞文化圈的術語,意思大概是人格崩壞。不過,這個詞早已「破壁」而出,在大眾媒體上時有所見,泛指文藝作品中的角色,或現實生活中的人在精神和品格等方面趨於陰暗和消極的變化,和「醜化」並不完全一樣。

  我沒有追問女兒從哪兒「學」到這個詞,這畢竟不是什麼髒言穢語,頂多算二次元的某種「黑話」。而隨着她日漸長大,肯定還會學到更多,有些想必是今後的我完全無法懂得的。

  語詞是文化的外衣。識別文化差異的最方便的辦法,大概就是聽人說話,尤其是「黑話」。「我和他沒話說」,多半是缺少共享的文化圈層。「沒話找話」,則代表了「出圈」的努力。互聯網技術在勾連萬物的同時,也製造着文化落差和阻隔。

  前幾天,有一支名為《後浪》的視頻很火。其實,「後浪」的襲來,本是人間常態。演講者何冰在視頻裏熱忱地告訴「後浪們」:不用活成我們想像的樣子。這當然是勉勵和祝願。不過,並不是什麼新話。五四運動以來,讓後一代按照其自己的想法生長,縱未完全實現,也是代際問題上最有道義感的看法。魯迅在《故鄉》中早就說過,「他們應該有新的生活,為我們所未經生活過的」。

  事實上,從來也沒那個「後浪」活成過「前浪」想像的樣子。文化更迭未必洶湧澎湃。某句「黑話」悄然流行,透露着「浪奔、浪流」的消息。寬容彼此的「黑話」,而不是互相「黑化」,或許是「前浪」與「後浪」一起奔湧的基本守則吧。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