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页 > 艺文 > 正文

墟 里/自由與安全/葉 歌

時間:2020-03-27 04:24:13來源:大公報

  學術休假的音樂系美國白人同事X,去年八月與應邀到上海某高校訪學的心理學家太太、兩歲的兒子一起來到中國。今年一月中,太太生下八斤重的大胖閨女,中國岳父母來滬幫着照料。不料疫情爆發,上海進入非常時期。他們起初打算六月再回美。四個大人、兩個孩子在同一公寓中憋了六周後,受不了了。一家四口於三月七日回美。不到一周,美國進入緊急狀態。

  對比在兩國的經歷,X不吐不快,在NBC網站上發文,稱「我在上海比在美國感覺更安全」。他寫道:儘管上海人有時對防疫過分熱衷,但疫情當頭,人人平等,每個人都承認自己的「責任、虛弱和牽扯」,大家都意識到如果不犧牲部分個人權益,很多人都會死掉。防疫措施馬上到位,居民一夜間改變生活習慣,網購能保障基本生活。

  而他們一家在芝加哥入境時,面對的是擁擠、混亂、草率。回家後自我隔離全看個人良心,靠快遞無法生存。他最反感一場疫情似乎將美國人分成了兩種:去過疫區、「應該負責的罪人」和無需改變、盡享自由的「無辜者」,而號稱「模範少數民族」的亞裔很快淪為替罪羊。

  美國讀者不都贊同他的立場。如果X住武漢而非上海,如果他太太不是華裔,如果他在中國住了六天而不是六個月,相信感受會有不同。但特定語境中的一家之言,恰恰證明經歷決定觀點,外人只憑臆測沒有發言權。而為了集體利益,個人應該犧牲多少權利這個問題無論何時何地、誰人提出都會引發爭議。這次新冠疫情在各國蔓延,正可以考量一下自由與安全之間怎樣才能達到最佳平衡。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