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页 > 艺文 > 正文

瓜 園\閱讀瘟疫\蓬 山

時間:2020-03-25 04:24:15來源:大公報

  錢鍾書先生曾說:「上帝要懲罰人類,有時來一個荒年,有時來一次瘟疫或戰爭,有時產生一個道德家……」瘟疫,就像饑荒、戰亂一樣,似乎是每一個民族必經的苦難洗禮。

  寫瘟疫的文章很多。《鼠疫》、《霍亂時期的愛情》,名字都夠毛骨悚然,但由於文化差異及寫作方式的原因,我始終無法獲得深刻體驗。而最能從生理、心理、腦筋都帶來強烈刺激的,是陳忠實《白鹿原》與遲子建《白雪烏鴉》裏對瘟疫的描寫。於前者,還只是古老村莊悠久歷史中的一段輓歌;而後者整本書都是為了重演百年前東北大地上那場慘絕人寰的鼠疫。

  令我尤覺特別的是,兩部書名字裏都有一個「白」字。瘟疫如同一場白茫茫大雪,或者說更像一桶白色的油漆。它那可怕的力量,彷彿突然令時間靜止,將一切歸零,塗抹掉了繁衍生息的色彩和節奏。整個大地的神秘主義、原始氣息,撲面而來。一切的一切,在這塊單調的背景板上,顯得更加清晰、刺目、骨感甚至冰冷。面對瘟疫,人類的弱小、恐懼,對自然的懺悔和屈服,以及人性的善惡、生活的美醜,都變得愈加清澈。

  今年這場疫情,方方用她的日記,進行了一場白描式的非虛構寫作。許多人看不慣,也可能臉上掛不住,對方方有譏諷、有惡毒的攻擊。有人說方方的寫作缺乏文學性。中國人是一個有着文藝腔痼疾的民族,沒有一蓑煙雨、一柄油紙傘、一池荷塘月色,似乎就不知如何動筆。但是更多的人,從淳樸的白描中,看清了瘟疫的底色。

  幾乎可以肯定的說,若干年後重溫這場災難,方方日記一定是甚受注目的文本,或者至少是之一。借助互聯網平台進行的實錄式寫作,也顛覆了以往的創作模式,猶如是一部沒有延遲的《隨想錄》。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