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页 > 艺文 > 正文

筆記新說/口頭派/陸布衣

時間:2019-07-20 03:24:21來源:大公報

  南宋周密的筆記《癸辛雜識》,續集上有《蹇材望》,言行不一,醜態畢現。

  蹇材望,四川人,做湖州的副知州。元兵將要打來時,他毅然發誓,要自殺殉國。於是準備了一塊大錫牌,上面刻着:「大宋忠臣蹇材望」。且用兩塊銀片,上面鑿個洞,一起掛在錫牌上,銀片這樣寫着:「有人獲吾屍者,望為埋葬,仍見祀,題雲:『大宋忠臣蹇材望』。此銀,所以為埋瘞之費也。」蹇材望每天將錫牌與銀片繫在腰間,一旦元軍攻城,就投水而死。而且,他還到處告訴鄉人及所有往來者,他要投水,人們都可憐他。丙子大年初一,元軍攻佔湖州城,沒有人知道蹇材望去了哪裏,大家都以為他已經投水而死。

  過了沒多久,蹇材望卻穿着蒙古裝束,騎着高頭大馬回來了。原來,元軍攻城的前一日,他就率人出城投降了,於是被元人任命為湖州同知。

  元軍打進城之前,蹇材望的行和言,非常具有義士的風範,用大義凜然、鐵骨錚錚等形容詞,一點也不過分。打錫牌,滿世界地告知別人,要與南宋共存亡;刻銀片,要人們製墓碑祭奠,堅懷一顆必死之心。總之,榜樣的力量無窮。元軍打來後,蹇材望的行動,將之前所有的言和行都一次性顛覆,前後判若兩人。

  人們自然會將他和文天祥相比,「人生自古誰無死,留取丹心照汗青」,稍一比較,高下立判。仔細分析,蹇材望這種口頭派,元軍攻來前的一切行為,根本不是一種誓死的精神表達,而是怕死的另一種表現,他太在乎自己的生命了,如果是真勇士,除了表示必死的決心外,還用得着這麼大張旗鼓嗎?我死之後,哪管洪水滔天?蹇材望,真是一個蹩腳的官員,甚至卑鄙,貪生怕死,典型的口頭派。

  你降就降了吧,何必要這麼高調呢。

  1164334351@qq.com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