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页 > 艺文 > 正文

負暄集\潛水者\趙 陽

時間:2019-06-10 07:41:25來源:大公報

  他要離開香港了,約我在尖沙咀吃晚飯。我從沙丁魚罐頭一樣的港鐵車廂裏被人流裹挾到廣東道上,費了一番力氣,才在一條巷子裏找到了那家在暮色中靜悄悄潛伏的菜館。

  「怎麼忽然就要走?」我有些不解。在我看來,他本科就到香港理工大學讀書,畢業後在一家外企工作五年,前前後後在香港已經生活近十年,收入頗豐又很穩定。「你知道,我的愛好是什麼。」他沒有直接回答我的問題,幽幽地說了這樣一句。

  啊,我當然知道。他的愛好是潛水。我和他相識,就是在一家潛水愛好者常去的商店裏。三年前,我受朋友委託按圖索驥地去了那家商店買一本書,而他恰在很認真地挑選潛水裝備。都是北方人的我們,從口音尋到了故鄉的氣息。於是,成了可以聊天的朋友。這幾年,菲律賓、南非、北美、新西蘭,都成了他潛水的去處。我問他,為什麼這麼喜歡潛水,他說:「水下的事物,不論美和醜,都很真實。至少,你即便費力氣地辨認那些動植物分別是什麼,也不用擔心有什麼假象。我喜歡那種感覺。」可是,這與離開這座城市有什麼聯繫呢?

  見我不解,他看着我的眼睛,很認真地說:「儘管我會講白話,我的思維和行為習慣也有了越來越濃的港味,但是,我終究不能全身心地融入。就如同潛水時,當我欣賞那美麗的景色時,終究是有一根維繫呼吸的管子通向更為廣闊的世界。在這偌大的城市,我很孤獨,很難融入到本地人的朋友圈裏。所以,只能在偶爾的時刻,像潛水者一樣,將腦袋探出水面,呼吸、張望。太累了。」

  我似乎懂了。每個人都有自己的選擇,無論如何,我都要送上真誠的祝福。大都市的生活注定是疲憊的,每個外來者都如同潛水者一般,我也不例外,整日裏為了餬口和更好地融入而忙碌着,就如同潛水者在水下的遊賞,而夜深人靜時內心的寂寞就如同換氣時的沉思與張望。或許有一天,我也會回到內地或是去了其他地方,但我想,這份經歷注定會影響我的人生。

jackeyzhao2018@gmail.com

逢周一、三見報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