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页 > 艺文 > 正文

 風陵夜話\鎖車之城\耶 生

時間:2019-03-22 03:18:31來源:大公報

「這個鎖車之城又有新聞。」老余約我到茶餐廳吃午飯,這家茶餐廳,就在鎖車之城內。

「就在那個方位嘛。」老余向後頭一指。我知道事發地點在哪,其實這裏看不到。他怕我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粗略解釋了一次:「很有戲劇性。有人在這裏違泊被鎖車,感到氣憤,竟然乘的士回家,再帶兩輛車來攔腰阻路,保安只好報警。此人無端惹官非,但擾攘過後,第一輛車的罰款還是要付,賠了夫人又折兵。」

「他說要引起關注,不怕打官司。」我暗示了我也有看新聞,可以深入一談:「但官司是要審他攔腰阻路,不是鎖車這回事啊。」

老余聽到我的回應,哈哈一笑,似乎很滿意可以把話題延續下去:「可能他想在法官大人面前申冤呢。但這裏是私人地方,有權定下自己的規矩,他說要為外來的車輛發聲,但為什麼要特別照顧外來人的權益?況且,不准泊車這規條有何不妥?倒是這裏很多地方違泊沒人理會,才是問題。」

老余滔滔不絕,我知道要說點不同的意見,才能讓他繼續說下去,於是我說:「他說,沒理由違泊一分鐘就鎖車。比如的士司機突然人有三急,要找廁所,應該情有可原吧。」

「可是,誰知道違泊車泊了多少分鐘?又有誰知道離開了的司機去了哪裏?」果然,被我說一說,老余喝了一口茶就停不了:「比如說,定一個十分鐘的標準,到時十分零十秒才出現的司機,一樣會說不近人情。標準設在哪裏,都會有人不滿;但換句話說,標準設在哪裏,都不是問題。但最重要的,是要讓人知道。」

這最後一點,我倒是同意的,最基本是要讓人知道,人家也不致那麼氣憤。於是我問:「其實城中有沒有明顯的標誌,標明會立刻鎖車?」

「這個我倒不知道。」我好像問倒了他,他搔一搔頭,說:「不然我們吃飽之後出去看看。如果沒有,那是一個不錯的提議。明確遊戲規則,你還是犯規,就要付上代價。」

之後,我和老余繼續就私人地方的規矩談了一些有趣的話題,明天再聊。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