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页 > 艺文 > 正文

八大山人書法的藝術格調(中)/鄧寶劍

時間:2019-01-17 03:18:21來源:大公報

  圖:八大山人草書耿湋詩軸

  八大山人的書法往往有大面積的留白,字外空間與字內空間都得到極大的拓展,呈現出「空寂」的趣味。他主要是通過以下手段拓展字形內部空間的:

  第一,拓展字形內兩個部分之間的空白,主要手法是讓相鄰的部分相互遠離。比如草書耿湋詩《題清源寺》第一行的「道」字,「首」旁和「辶」旁相距很遠;第三行末尾的「跡」字,「亦」旁和「辶」旁相距更遠。

  第二,拓展封閉或半封閉空間內的空白,主要手法是伸展包裹的筆畫,而將被包裹的部分寫得短小。比如「道」字的兩個橫畫寫得很短,這樣便使得部件「首」內部的空間顯得非常開闊。再如第一行開頭「儒」字右下方部件「而」的最後一點寫得非常短小,而且緊靠下方,這樣便讓一個半封閉的空間顯得特別寬綽。這樣的形態就像他繪畫中的魚、鳥一樣,白眼看世界,顯得孤高冷寂。

  第三,通過各元素之間的錯落製造字形四角處的空白。比如,第一行近末尾「城」字寫得左高右低,這樣便使左下角留出了很大的空白。第二行第二字「輞」寫得左高右低,便同時使左下角和右上角留出了空白。

  第四,通過伸展某些筆畫製造筆畫周圍的空白,這也是前人常用的一種手段。比如,第三行的「竹」字和第四行的「地」字,最後一筆都非常舒展,筆畫的周圍一片空茫。

  另外,八大山人還常常在章法上營造大面積的留白。他在一些冊頁、立軸上並不寫滿,字跡偏於紙面的一邊甚或一角,空白的面積佔得很大,這種布局就像畫面中的殘山剩水一樣。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