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页 > 艺文 > 正文

二十一世紀西行漫記/人生的意義在圓夢\馮煒光

時間:2021-10-20 04:29:35來源:大公报

  圖:西藏阿里的聖湖瑪旁雍措的紅土和馬匹,遠處的白點是藏人心目中的神山││岡仁波齊。\作者供圖

  有媒體前輩建議筆者寫本文,並提議了四個角度,第一是:今次自駕和上次有何不同?筆者由今年八月十日入青海,之後伺機入新疆(因為當時有省份出現疫情,故要在青海待夠十四天),然後忽發奇想去西藏,便在九月二十日由成都入藏,十月十三日繞完一個「大圓圈」回到成都,完成了今次旅遊的主要行程。筆者上次自駕是去年十二月初去了四川西部的稻城亞丁、瀘定橋和小金(即當年紅軍會師的懋功),那是今次的濫觴。今次擬去大西北,事緣今年三月外媒蓄意抹黑新疆,故筆者銳意要重遊新疆,為維護國家形象略盡綿力。

  筆者曾在一九八二、一九八三、二○○五和二○一七年去過新疆,但一直沒有去過塔什庫爾干和瓦罕走廊邊境;早年沒有獨庫公路,新疆棉花尚未如今天般廣受關注。今次最想看的是棉花田和隨意接觸新疆各族同胞,觀察他們怎樣生活。九月七日由庫車開車到了喀什時,屈指一算,筆者還可以再走一些地方,便決定第七次入西藏。可以說,這次是邊走邊想下一站目的地。林芝的墨脫也是在看《西部自駕攻略圖》時決定去的,墨脫是筆者在二○○六年首次聽到的地名。至於班公湖,是因為看了去年的新聞才想到要去。所以筆者見到的新疆和西藏是個人的真實體驗,行程中沒有官員安排或陪同,有些地方更是臨時起意,才去申請相關證件,例如新疆塔縣、西藏墨脫的邊防證。筆者這樣「自由行」下寫的遊記,很高興能獲讀者垂注,《新疆棉花的謊言與夢想》一文更獲「學習強國」平台轉載,深感榮幸。

  新疆和西藏的住宿飲食等服務,其實都可以接受。整體來說,新疆好一點。以邊區塔什庫爾干塔吉克自治縣(塔縣)為例,其酒店雖然簡單但很整潔,又有熱水,令筆者能好好休息。在新疆遇到較遜色的酒店是塔里木沙漠公路中段的塔中鎮,但那是浩瀚沙漠中為採油而建立的只有幾家店面的小鎮,且不是旅遊熱點,故可以理解。西藏阿里地區沿途酒店則簡陋一點,但也很整潔,更重要是有熱水供應。唯一的問題是往阿里途中的幾個驛站如薩嘎、瑪旁雍措的霍爾鄉的酒店都沒有電梯。在薩嘎時因為適逢國慶假期酒店爆滿,筆者被安排住在酒店三樓。在逾四千米海拔爬三層樓梯,其喘氣程度,不足為外人道。

  至於安全顧慮,筆者在青海、新疆和西藏自駕了逾兩個半月,從不擔心有人身安全或會遇上盜賊,因為現在的新疆堪稱全國最安全的省(區)之一,而西藏則民風淳樸。唯一一次擔心安全的是:十月八日走夜路。當時筆者因為內急,被迫停在路邊走出車外,周圍黑得伸手不見五指,天上星光燦爛,唯一的光源便是筆者的越野車燈。當時想,這裏是羌塘自然保護區,會否有熊或狼接近筆者的車呢?這裏岔開一筆,有人問為何筆者要這麼守規矩,遵守規定的速度來開車,熬到凌晨兩點才到那曲市尼瑪縣的酒店?筆者的回應是:由於收到限速條,若筆者「偷雞」超速,到了下一個限速處之前,便必須在老遠之處停在路邊,等平均時速跌回限速水平內。筆者曾經歷過,停得不夠遠就會被下一站的公安發現,他們會開車過來詢問筆者是否超速了。但這裏是羌塘,若把車停在僻靜處靜待平均時速跌回規定水平,到時若有野狼來「探訪」筆者,那怎麼辦?反過來說,若筆者把車按規定時速緩緩開行,至少野狼等野獸難以「埋身」。

  最後,筆者的建議是:西藏是個很漂亮的地方,在三一八和三一七國道的非景區處,仍見到不少塑料飲料瓶被隨意扔在路上,這是十分可惜的。雖然這些地方不是景區,但也是綠水青山一部分,希望隨着國家的進步,人們的環保意識也不斷提高。至於西藏行車途中的廁所,更是大有進步空間,這對西藏形象和國民的健康,大有裨益。

  這兩個半月在青海、新疆和西藏合共跑了近二萬公里,見到不少美景,令筆者印象最深刻的是青海的艾肯泉、新疆伊寧的梵境民宿、西藏墨脫的果果塘大拐彎和阿里地區聖湖瑪旁雍措的紅土地。今次隻身自駕擁抱祖國大地,圓了筆者的夢。可以說若有一天永遠睡去時,臨閉眼前回望這段經歷,筆者依然很自豪地說:用這方法去愛國,無悔今生!

  今次的主要行程已結束,之後筆者會再造訪一個地方,作為遊記續篇,然後回北京正式休整。大家不妨猜猜筆者會去哪裏?

(總結篇)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