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页 > 艺文 > 正文

柏林漫言/定做衣櫃\余 逾

時間:2021-07-30 04:24:03來源:大公报

  家裏缺個衣櫃,我想着去一趟傢具城就可以搞定了。我對了一半,如果去宜家,可能可以,但是我偏偏去的是德國傳統傢具城。

  第一次去現場沒把衣櫃買回來,我並不感意外。傢具城裏到處都是樣品,一切都需要定做,不存在我想像中的「倉庫裏拿一套新的出來」的概念。好吧,那就定做吧。而設計師並不是隨時有空當下就可以操作的,那是需要和他們預約的。

  一周過去了,來來回回我發了三四封e-mail,總算約到一位專管卧室部的設計師。聯繫等待的這些日子裏,遲遲收不到卧室部設計師回信的時候,我忍不住找了同一間公司以前給我們造過廚櫃的設計師,希望他可以幫我們把卧室衣櫃預訂了。這位大叔倒很快便回信了,說我們各自管各自的專攻傢具,我可以給你設計衣櫃,但只怕是個災難。

  這位大叔熱心地幫我們找了一位卧室部的同事,我們很快便見面了,開始討論衣櫃的設計。我想得很簡單,三米的牆,做一個高一點的衣櫃,選個顏色選個設計,不是很容易麼?

  接待我們的是位德國大爺,戴個金邊眼鏡,不緊不慢的樣子。他先給我們推薦了一個德國品牌,說這個品牌質量好選擇多也很受歡迎。我說好,那就做個三米長的衣櫃,高度和寬度都按照標準尺寸就行,顏色嘛,淺灰。

  大爺慢悠悠地坐下來,對着電腦登陸他的公司賬號,然後拿過我手中的公寓平面圖,開始在電腦上畫平面圖。他仔細地看着平面圖上每一個尺寸,一點一點地把立體的空間模擬圖畫出來,細節也完全不漏過,比如說窗戶是落地窗還是一半的,窗戶能打開的部分往裏需要多大的空間……

  畫完了,他托着下巴說:「嗯,三米長的櫃子,這個牆總長三米多一點點,做滿了在視覺上很有壓迫感。」

  「那就做兩米五,兩米七?」

  「這樣,我給你把最靠門邊的這個部分『削掉』一個角,這樣這個位置也利用起來了。」

  「『削掉』一個角?不大好看吧?」

  大爺起身招呼我說,來,我帶你去看看。我們走到一個『削掉』角的櫃子面前,我很確定地說,我不喜歡這個設計。

  「但這是最節省空間的做法,可以利用好那面牆所有的位置。」大爺耐心地給我解釋。

  「那就三米吧,我覺得可能壓迫感也不會太嚴重。」

  「不不不,你聽我說,有時候你想像的跟現實是有差距的,這點上你一定要信任你的設計師。」大爺很堅持。

  「但是我確實不喜歡這個被『削掉』的角。」

  「沒關係,你回去『消化』一下這個概念,可能是以前沒預想過要這麼做,所以需要一點時間。」大爺也不着急但語氣卻依然很堅定。

  我一時之間不知道說什麼好,心中在吶喊着「這是我的衣櫃,我可以自己做主麼?」顯然,在德國的傢具店裏,並不是這樣運作的。

  大爺根本不急着讓我下訂單,讓我回去考慮考慮多看看,過兩周再跟他約時間再聊聊,再預訂。

  於是,現在已經一個月過去了,我的衣櫃還無影無蹤……這便是德國的服務,他們的堅持在於做他們認為對客戶最好的決定,毫不退讓。這着實讓我哭笑不得。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