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页 > 艺文 > 正文

君子玉言/美式民主還「美」嗎?\小 杳

時間:2021-01-27 04:24:06來源:大公報

  圖:史學家霍夫施塔特著作《美國的反智傳統》。/資料圖片

  一月二十日,拜登宣誓就職美國第四十六任總統。這可能是全世界吃瓜群眾最為關注(擔心)的一場總統就職典禮,也是戲外戲最多的一場。

  典禮刷新了幾個紀錄:一是現場觀眾人數只有三千人。繼一九四五年富蘭克林.羅斯福就職典禮後,人數第二少。七十六年前因羅斯福身體不佳,加上二戰尚未結束,典禮在白宮舉行,現場只有一千人;七十六年後,說是因疫情控制人數,其實背後潛藏無法言說的危情:國會山騷亂事件後,依然輿情躁動、民情撕裂。十二名國民警衛隊隊員因審查未過關,被禁當天執勤就是出於某種憂慮;十四日,聯邦調查局、國土安全局等部門發表「威脅評估聯合報告」,確認本土恐怖主義是典禮的最大威脅。二是特朗普打破了一百五十年來慣例,成為本世紀第一位、美國史上第五位缺席就職典禮的退任總統。吃相特別不美。說好的紳士風度呢?

  最有趣的插播是:退任總統特朗普未出席典禮,亦未依慣例在典禮前迎接新總統夫婦進入白宮再同往會場。搶鏡搶到最後一刻。當天早八點,典禮開始(十二點)前幾小時,「戲精」夫婦手挽手,最後一次以三軍總司令身份檢閱軍隊,最後一次乘坐空軍一號──飛往佛州開啟退休生活。看着這位「戲精」佯裝神氣活現的樣子在眾目睽睽下走過草坪,人們樂出了聲。不過他尚未完全走出人們視線:下月他將面對第二次彈劾聆訊這道「坎」。

  拜登上任首日即簽署了十七份文件,其中九項直接推翻特朗普政策,包括重返世衞及巴黎氣候協定、移民、停止修築美墨邊境圍牆等。他也一反特朗普鮮少戴口罩風格,自己全程戴口罩,並呼籲「一百天口罩挑戰」,重新請回被特氏趕走的傳染病學專家福奇,等等。特氏治下,美國成為新冠病毒感染和死亡人數雙居全球之首國家,逾二千五百萬人感染,四十多萬人不治。

  過去,人們認為美式制度是最好的制度,甚至覺得已經達到極致,「美得不能再美了」!按福山(Francis Fukuyama)說法,「自由民主制可能成為人類政府的終極模式」,而「其他社會形式將不能持續」。如今,人們才發現這套制度別說完美了,簡直是漏洞百出。這套制度下,後任不理前朝,兩黨誰上台,誰就撤銷對方政策、令多項政策「短命」無法持續,於國於民有好處嗎?這套制度下,為什麼會選出特朗普這樣的狂人?為什麼無法阻止狂人發神經?美式民主真的「美」嗎?拋開其他,只說一事:美國持槍政策。

  半月前芝加哥發生一起槍擊案,一位芝大的中國留學生和其他六位平民,無緣無故遭殺人狂槍擊,三死四傷。這位年僅三十歲的中國學生是北大本科、劍橋碩士、芝大博士,其導師是諾貝爾獎獲得者,稱這位學生很優秀,「一輩子都會記得」。可惜這樣一位青年才俊死得無辜,作為家中獨子,罪惡的子彈毀了整個家庭。眾人唏噓之餘,已對美國槍支政策無力吐槽。

  史學家霍夫施塔特(Richard Hofstadter)所著《美國是一種槍文化》指「個人擁槍自我防護是美國身份認同的中心特徵」,源於早前美國開拓史,擁槍以對抗原住民、動物、外敵;也有人認為「持槍可抵制政府滑向集權」。據統計,二○一一年美國有百分之四十七家庭擁槍,美人口只佔全球百分之五,擁槍比例卻佔全世界持槍人數的百分之四十二,槍械造成的兇殺率達三點二人/每十萬人,僅次於墨西哥,居世界第二。

  槍支政策一直是美國政治中的爭議話題。但多少年來,無論哪個黨,無論誰上台,誰敢對持槍政策說「NO」?換一角度,美國作為世界TOP1,政府和制度保護國民天經地義,需要民眾人手一槍「自我保護」嗎?再者,所謂「持槍抵制政府滑向集權」更是滑稽,以威脅生命方式來對抗政府集權,難道不是另一種極權嗎?

  同樣是這位教授,一九六三年在着作《美國的反智傳統》中,指選舉運動、宗教影響、商業實用主義等因素造成了美國反智。至今,這些觀點依然令人深省,反智主義在美國依然土壤深厚,龐大的反智群體依然存在,支持特朗普的七千四百多萬「紅脖子」為主的群體就是代表。

  可以想像,四年後即使不是特朗普,也會有特朗普式人物出來,甚至不用等四年,兩年後中期選舉就可能出現。他們會利用特朗普主義以及差不多一半選民的支持力量,挑起新一輪反智行為。

  有人相信知性主義可帶來反省和自我糾錯能力。但是連拜登都講,「民主是寶貴的,民主是脆弱的」,雖然「在這一時刻,民主佔了上風」,但是這期間發生的種種,暗喻着所謂「上風」岌岌可危。美式民主能解決社會病態嗎?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