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页 > 艺文 > 正文

閑話煙雨/大禾人面紋方鼎\白頭翁

時間:2020-10-28 04:24:18來源:大公報

  圖:大禾人面紋方鼎現藏於湖南省博物館\資料圖片

  人在祭祀之中與鼎究竟是什麼關係?鼎之道具是人?還是人之聖靈是鼎?

  初次看見大禾人面紋方鼎讓人猛然心跳,是嚇得心顫。這尊商周時期的四足方鼎四面竟然是栩栩如生的一張人臉,三千多年前的一張人臉。

  此方鼎何以名之為「大禾」?因在其鼎腹內壁近口沿處鑄有金文「大禾」,以此得名,此鼎權歸大禾。大禾何許人也?卻無從查起。大禾方鼎四面皆人臉,似乎唯一。細觀東西南北四張臉,似乎差距不大,大眼,兩眼炯炯,目中有神,側視有光;寬眉高框,深眼窩,高顴骨;鼻翼寬厚肥大,鼻骨直;突出的是嘴大,緊閉,兩唇緊合,唇角已到下頜;圓臉、胖臉、肉臉。似乎怒而未發,憤而有怒,不陰不陽,不卑不亢,讓人莫敢直視,莫敢久視。難道那是一張被祭祀的活人臉?難道那就是巫師自己的臉?難道那是期盼待來的神之真面目?想起大禾人面紋方鼎之後,一千七百多年,南朝人才有了四面佛,四面菩薩,焉敢小視商人之智慧?之文化?

  一九五九年秋季一天,湖南省寧鄉縣黃村鎮黃村一位黃姓農民,命中有那一鋤,一愣是刨出個青銅大器,先是嚇得幾乎癱坐在田裏,因為他看見一張憤怒異常的人臉。黃某當時的確頭暈目眩良久,後確認他患有高血壓。但發財之心,壓倒一切,挖出來方見是一個又大又重的銅器,怎麼把它變成錢是黃某的當務之急,山路崎嶇,背不得,拿不動,又怕讓人看見,黃某急中生智,掄起鋤頭把這件青銅器砸成幾塊。這就是大禾人面紋方鼎。先遭粉身碎骨。

  黃某激動。飛來之財。又捺住性子等了幾天,於是用一破袋一裝,直接背到鎮廢品收購站論斤賣了。他不斷向村民們講述這樁飛來之財。但也常常被噩夢驚醒,那一張張青銅的人臉,變得更猙獰,更兇惡。

  青銅人面鑄器之事不脛而走。一位湖南省博物館的老專家得知此「怪事」,憑着自己多年研究文物的經驗,立即趕往寧鄉縣黃村鎮,找到黃某後,詳細了解了那件青銅器的情況,老專家立即判斷,此青銅器很可能是件國寶。黃某大吃一驚,深知責任重大,立即帶老專家趕赴鎮上廢品收購站。當趕到廢品收購站時,收購站倉庫內空空如也,人家剛清完庫。廢品收購站把收到的廢金屬全部送到湖南省物資局毛家橋中心倉庫,準備送到冶煉廠回爐冶煉。真乃千鈞一髮。

  搶救國寶刻不容緩。專家又帶着黃某急如星火趕往長沙,一種巨大的負罪感讓黃某難以解脫,恨不能一步踏進那個毛家橋中心的倉庫。

  國寶有福,遲一步悔之晚矣!當他們趕到時,正巧幾輛滿載廢金屬的大卡車駛出倉庫,要運往冶煉廠。老專家一看不妙,立即站在馬路中央,誓死攔車。黃某索性躺下,幸好攔住了卡車。回倉、卸貨,滿滿一院破銅爛鐵,需要一一篩選,真如大海撈針。天已然漸黑,連老專家都已感到失望,難道國寶就此消失了嗎?只有黃某不甘心,他事後說他總感到那一張張「緣臉」在望着他,他豈敢怠慢鬆懈?就在所有人都近乎絕望時,黃某終於從一大堆爛鐵器中翻出了那張他看過的臉。

  大禾人面紋方鼎死裏逃生。

  那位讓人尊敬的老專家又把破碎的國寶背回博物館,經過專家們的修繕,大禾人面紋方鼎終於又獲新生。非常遺憾,那位湖南省博物館的專家未留下姓名,但實在讓人尊敬。 (「觀鼎」之六)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