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页 > 艺文 > 正文

如是我見\從樹上走入人心\魯 力

時間:2020-08-12 04:23:58來源:大公報

  今年浙江高考滿分作文《生活在樹上》,引起熱議。如何評價此文,我請教了一些相熟的大學教授、中小學教師、作家,綜述他們多角度的不同看法,百花齊放,各抒己見,也很是精彩。

  「狀元」在文中寫道:「我們懷揣熱忱的靈魂天然被賦予對超越性的追求,不屑於古舊坐標的約束,鍾情於在別處的芬芳。但當這種期望流於對過去觀念不假思索的批判,乃至走向虛無與達達主義時,便值得警惕了。與秩序的落差、錯位向來不能為越矩的行為張本。而縱然我們已有翔實的藍圖,仍不能自持已在浪潮之巔立下了自己的沉錨。」   作為一名高三年級的中學生,文中的遣詞行文已頗為老道,用詞造句則展露出作者眼界與知識面的寬闊、深遠。但正如中國文學評論家孫紹振教授所指:「作文本身文脈沒有深化,語言也不夠豐富。如果依百分制,九十二三分。不過這是有點苛求了。」而福州實驗小學特級語文教師陳平宇對此文感嘆說:「現代學生思維超前,寫法獨特,老師水平已經滯後,真不知如何評價。不過,這位學生敢在高考時寫這麼另類的文章,要佩服他的大膽和勇氣。」

  對這篇文章的看法,哲學教授與作家的評價似乎大不相同。福建師範大學教授俞歌春給予較高評價:「有震撼感!一是後生可畏。有如此豐富的閱讀、寬闊的視野,擅於運用晦澀的新詞彙流暢地表達所思所想,將處在傳統與現代衝撞中如何理性看世界,如何執熱忱理想而不虛無不錯位、如何有知性而不執偏見,如何平衡祓魅與賦魅,如何避免批判的廉價,用不被禁錮的頭腦去體驗去進入實踐場域……八百字的樹上的生活富有哲理也不乏詩意。」而有多位作家則直率地說,不太喜歡此文。軍旅作家楊爭認為:「將概念詞語名言爛熟於心後,再讓思想與認知表達得如此模糊,成功在於挑戰了辭藻的華麗與堆砌,幼稚在於忘了文字的展示還有其最基本的功能。我們已與後人有落差,即使我們不認同少年的思維,也深知前浪必死。」

  作為一篇高考的作文答卷,出題者的目的當然是要衡量考生的作文能力,包括文字水平,文章主題,思維方式,閱讀面、知識面、詞彙量,以及表達方式等等。從這篇作文的內在來看,切題、駕馭文字的功力、文章的邏輯性,知識面,都非常成熟,應該是篇上佳的中學生之作。但是,這篇作文的最大敗筆在於引用的哲學概念偏多,有意堆砌過多的生僻詞彙,反而讓人有拼湊的感覺。有高中老師認為,此文晦隱,諸多文字不認識,令人費解。正如作家、前福州市文聯主席徐傑所指:「作為某種審美對象而存在,我還是欣賞的。但是如果是一篇哲理思辨文章,我以為思想應是其主要內核,而如何將這思想說明白並讓人很快就能聽懂並接受,這才是作者首先應該考慮的。」

  從另一角度看,鼓勵年輕人探討多種可能性,也是現代社會應有的胸懷。因此,在這個意義上給此文打高分是可取的。不過,「狀元」們應該明白的一個最基本的常識是:外面的世界才是真精彩,外面的世界才是更現實。文章畢竟是寫給人看的。一篇好的文章不僅要文辭優美,聯想豐富,更要言之有物,共鳴人心。「狀元卷」的作者還年輕,已具備如此的文字功底,努力磨礪,深入社會,今後在文學上一定會有所建樹。當然,作者也不要一直「生活在樹上」,應當從樹上下來,走向社會,走入人心。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