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页 > 艺文 > 正文

閑旅人\情商與同理心\陳劍梅

時間:2020-08-04 04:23:55來源:大公報

  圖:電影《親切的金子》劇照\資料圖片

  坊間有這樣一種看法認為,女子控制情緒的能力比男子弱,這是一個關乎情緒智商(Emotion Quotient,簡稱「情商」)的議題。上世紀九十年代,美國心理學家薩拉維(Salovey)和梅耶(Mayer)曾發表關於情緒智力(emotional intelligence)的學說,往後其理論被普及起來,成為檢視個人發展潛力的指標,後來更成為監測兒童性格成長發展的參數。自此筆者一直思考相關的一連串問題:情緒智商能有助分辨男女的潛能嗎?情緒智力只是一種理論,究竟人體解剖學及臨床心理學的數據分析能夠證實嗎?還記得《時代周刊》曾經報道,科學家嘗試從大腦切片中找出男女之別。有限的大腦切片數據顯示,連接左右腦之間的邊緣系統(limbic system)有一個處理情感的組織,稱為腹內側前額葉皮質(ventromedial prefrontal cortex)。體積上,女性的這個大腦組織比男性的較大,因此推斷女性的感性知覺比男性強。筆者翻查近十年的研究報告,發現科學家們仍然努力地從不同角度去查證這一點。

  究竟情商的高與低,有什麼指標呢?在筆者看來,情緒智力方面,無論男或女,誰佔上風,畢竟與同理心(empathy)相關。同理心就是一種個人的內心力量,驅使人們設身處地,把自己的經歷與別人的連繫起來,感同身受。情商較高者,同理心強。

  由此,筆者想到韓國電影《親切的金子》(二○○五),朴贊郁導演用非主流的手法描述女主人公的多種精神狀態及同理心,電影中女性的情商成為「反面」教材。電影以倒敘的形式,先描述女主人公被判謀殺罪成及後刑滿出獄,其間不斷穿插她服刑獄中的事。女主人公高中時失身懷孕,無助下投靠一位兒童教師,萬料不到他是連環綁匪,一次勒索不遂,殺死了肉參,把罪責推卸在她身上,並要求她代罪,否則威脅要殺害其年僅一歲的女兒。雖然暴力場面乃韓國商業電影的大賣點,現實生活中暴力絕非美感的來源。究竟電影的美從何而來呢?電影巧妙地呈現女主人公的情商,為電影奠定成功的基礎。電影由始至終把女主人公塑造為一位情商很高又善良的人,在囚期間甘願代替任何人執行一切難堪的任務,以換取將來合作復仇的機會。她善良的本性與兇殘的復仇本能,製造了不少戲劇性的矛盾及懸疑氣氛。影片到高潮時,女主人公要大開殺戒之際,情節轉移描述她同情其餘被殺小孩的家長,人物角色變得充滿同理心。結局之前,她在女兒面前真心悔過,為千瘡百孔的人生,注入正能量。然而,人性何其複雜,情商與同理心並非成正比。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